第十八章 甩手掌柜_天命蛊师在线阅读

第十八章 甩手掌柜

2017-12-04更新

周村长疯的可真是时候,我问丁队长有没有可能是装疯,他说医生鉴定过,的确是受刺激过度,几乎不可能恢复正常。

“丁队长,你和高副队长也看到了,阿秀体内有蛊虫,而张小水只是普通人,他不会下蛊的,要不你们先把他放了,我们慢慢把下蛊的人找出来。”

丁队长苦笑了一声,答道:“罗平,你的想法不错,但是我的报告如果如实写上去,明天刑警队长的位置就得换人,这件事涉及到巫蛊之术,所以证据你得自己找,办法你也得自己想。”

搞了半天,丁队长竟然想当甩手掌柜,让我自己想办法救张小水。

下蛊害死阿秀的很有可能就是昨晚的黑袍人,但他早就跑没了影,我根本就不知道去什么地方找他,就算找到了,我也打不过他。

现在唯一的办法,似乎只有让周村长恢复神志了。

我跟丁队长说我会想办法的,便离开了他的办公室,还没走出两步,就看到高蕾笑呵呵的站在不远处。

“罗平,马上到饭点了,有没有空,我请你吃午饭吧。”

我没想到高蕾会请我吃饭,顿时有点儿受宠若惊。

我长这么大,还是第一次有女孩主动请我吃饭,她很漂亮,我自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。

“高法医,怎么好意思让你破费,要不还是我请你吃饭吧。”

高蕾径直朝我走来,一把勾住我的肩头说:“哪来那么多废话,你爷爷救了我哥,我请你吃饭也是应该的,正好我也有点儿事想问你。”

高蕾都这么说了,我自然不便拒绝,只能跟着她在身后,一路走到马路对面的小饭馆。

饭馆不大,但是里面很干净,高蕾一进门就跟老板打了一声招呼,似乎挺熟悉的。

我们两人选了靠近窗户的位置,高蕾连菜单都没看,一口气点了四个小菜。

点好菜之后,高蕾那双美丽的眼睛始终盯着我看,弄得我怪不好意思的,我只能转移话题道:“高法医,你刚才说有什么事要问我的?”

“哦,昨晚我忙着帮我哥吸毒,也没顾得上问你,那只小老鼠到底是什么东西,我可全都看到了,好厉害的说,拿出来看看吧。”

大庭广众之下,高蕾竟然想看火尾鼠,这可把我给难倒了,火尾鼠又不是我的宠物,它肯不肯出来还是个问题。

“高法医,这里不太合适吧,这么多人,”

“罗平哥哥,有什么不合适的,反正就那么点大,叫出来给我看看,人家老好奇了。”

高蕾一边说,一边抓住我的手,死命的跟我眨眼睛。

卖萌,高蕾竟然在向我卖萌,这简直太可怕了,她骨子里可是个女汉子。

我连忙把手抽回来说:“高法医,要不还是等会,”

我话还没说完,高蕾一把抓住我的衣领,吼道:“屁话怎么那么多,不看就不看,谁稀罕看你身上的小,老,鼠。”

高蕾的嗓门很大,还故意把小字说的很重,顿时引起旁边用餐顾客的注意,一个个都在窃窃私语,还有捂着嘴巴笑的。

被高蕾这么一闹,我顿时觉得好尴尬啊,这么多双眼睛盯着我看,就算我知道他们误会了,也没办法当这么多人的面解释。

我连忙做出求饶的表情说:“高法医,我喊它出来还不行吗,你低调一点行不行。”

高蕾一把松开我的衣领,露出一道灿烂的笑容:“早知如此,又何必当初。”

我无奈的叹了一口气,在心中默念火尾鼠的名字,我说有个美女想要看它,如果愿意出来的话,就自己爬出来吧。

我的心中才起了这个念头,胸口就有一阵恶心的感觉,我不得不张开嘴巴任由火尾鼠跳了出来,小家伙很兴奋的摇着尾巴,小身板一跃就落到高蕾掌心。

“哇,好可爱,罗平,你给它取名没有,它怎么全身红彤彤的,好像烈火一般。”高蕾一边说,一边还把火尾鼠放到嘴边亲了一下。

“我去,高法医,这家伙又脏又丑,你难道闻不出来?”

我的话似乎刺痛了火尾鼠,小家伙发出吱吱的声音,调转脑袋朝我吐了一口绿色的粘液。

高蕾被火尾鼠给逗笑了,轻轻的摸了摸它的脑袋。

“罗平,我是当法医的,这点味道不算什么,上个月我解剖了一具腊化的尸体,那气味才叫一个酸爽,尸体又滑又臭,我手上的味道现在还没消散,不信你问问。”

高蕾说就说吧,竟然还把手伸到我面前,一个劲的问我臭不臭。

我被高蕾逼的没办法,只能嗅了一下,还真他娘的点怪味。

天天跟尸体打交道,性格又大大咧咧的,难怪她长这么漂亮还找不到男朋友。

“罗平,你在想什么呢,眼神怪怪的。”

高蕾忽然开口问我这个问题,我一时半会没反应过来,竟然脱口而出道:“哦,我在想你为什么没男朋友。”

高蕾听到我的答复,先是露出失落的表情,随即又换过一张笑脸看着我。

“我是法医,我的工作就是解剖死人研究死因,相亲谈过几个,一听到我和死人打交道全都吓跑了,还有一个更可笑,居然问我愿不愿意改行去殡仪馆当化妆师,说哪也是和死人打交道的,你猜我怎么答复的?”

高蕾的情绪波动很快,看得出来她是一个非常乐观的人,我说我猜不到,高蕾哈哈大笑,答道:“我说,我去你奶奶个嘴,法医是拆尸体的,不是给尸体化妆的。”

高蕾笑的上气不接下气,虽然我觉得没那么好笑,但还是陪着她笑了一会。

笑够之后,高蕾把火尾鼠还给我,问我有什么打算没有。

我说原本只要周村长可以清醒过来,一切难题就迎刃而解,但是周村长现在发疯了,我只有从别的地方下手。

“罗平,我上学的时候听人说过,人之所以会发疯,十有八九是丢了魂,我给你提个建议,要不你去找个会叫魂的试试。”

我挺惊讶的,高蕾是法医,竟然也信这些神神叨叨的东西。

“高法医,你们当法医的也迷信,你真的相信可以叫魂?”

高蕾没好气的看了我一眼,说道:“迷信个屁类,无知不代表不存在,我们当法医的最信这个,虽然我目前还没碰到过,但是前辈给我讲过很多灵异事件。”

“高法医,既然你有这个提议,你是不是知道那里有会叫魂的高人。”

“聪明,我就喜欢和聪明人打交道,海城东边有个法事一条街,我下午空着,陪你走一趟吧,里面应该有会叫魂的。”

我说好啊,话才刚一出口,脑海中就闪过一个念头,高蕾这是干啥呢,怎么对我的事那么上心,该不会看上我了吧。

虽然我并不讨厌高蕾,但她毕竟是当法医的,我也和大多数普通男人一样,并不想要一个和尸体打交道的女朋友。

简单的吃过午饭之后,我上了高蕾的车,她一边开,一边问我为什么不去找工作。

这个问题不难回答,我不是不想找工作,而是我这种专科非热门专业毕业的学生,想找一个合适的工作实在太难。

好的工作,学历太低,人家看不上,差的工作,是个人都能干,那我还读大学干什么,不如高中毕业就和张小水一起打工去。

所谓的高不成,低不就,说的就是我这种人。

不过我早就做好打算了,这次湖门村拆迁我会分到10万,张小水家也有10万,我们早就商量好用这笔钱到海城创业。

至于干什么暂时还没想到,反正20万应该足够了。

大约十五分钟之后,高蕾把车停在路边,她说法事一条街到了。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