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六章 逃跑_天命蛊师在线阅读

第二十六章 逃跑

2017-12-06更新

“罗平,东张西望的看什么呢,姑奶奶在和你说话呢。”

我还在想火尾鼠的事,一只芊芊玉手就朝我的脸颊打了过来,我被王全打疼的脸还没恢复又挨了一巴掌,顿时感觉火辣辣的。

野蛮,粗俗,这就是我对这个女孩的第一印象。

“你怎么随便打人,我懂不懂蛊是我的事,你们赶紧把我和高副队长放了,警局的人知道我们到这里来,要是我们出了任何意外,会有人来找你们的麻烦。”

女孩呸了一声,右手指着我的鼻子,趾高气昂的说:“我爷爷是新辉药业的老总,我爸是副市长,从小到大,只有我杨文清找别人的麻烦,还没有人敢来找我的麻烦,况且你懂蛊,我爷爷也不会放过你的。”

我怎么都没想到,这个漂亮野蛮的女孩竟然是新辉药业杨总的孙女,难怪保安队长王全在一旁显得毕恭毕敬的,原来她的来头这么大。

事情到了这个地步,我只剩下火尾鼠这个筹码,但那小家伙却是一点反应都没,目前来说,我只能假装配合他们,另外在找机会跑路了。

我说我之所以懂蛊,是因为家里有一本祖传的古籍,里面介绍了很多和蛊有关的东西。

杨文清哦了一声,倒是没有怀疑我的说法,而是问我有没有养蛊,让我把蛊虫拿出来给她看看,我说我没有养蛊纯粹只是理论家而已。

“罗平,你们汉人最擅长的就是骗人,你是不是觉得我好骗,你既然懂蛊,怎么可能不养蛊,王全,试试他,看看他到底养的什么蛊。”

王全养的铁线蛊我已经见识过了,又长又细,还能在人体内产卵,把人体变成蛊虫生存最好的温床。

我不想和王全交手,我也不是王全的对手,我只能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两步说:“杨小姐,现在是法治社会,做任何事都要讲理,你们千万不要乱来,传出去对你们的名声不好。”

“呵呵,你想传出去,那还得你能活着离开才行。”

杨文清的话音刚落下,我看到王全左手一抖,似乎朝我丢了什么东西。

我还没看的清楚,就感觉到左胳膊被咬了一口,好像有什么东西钻进去了。

“罗平老弟,刚才钻进去的是飞蛾蛊,它可以在你体内产数十万卵,等到哪个时候,你会痛不欲身,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,最后活活被破茧而出的飞蛾幼蛊咬成一堆烂肉。”

虽然听上去挺恶心的,但是自从飞蛾蛊进去之后,躲起来的火尾鼠又开始活跃起来,我心中满是喜悦的的情绪,嘴角不自觉的笑了起来。

“罗平,你是不是神经病阿,王全的飞蛾蛊都进去了,你竟然还能笑的出来,我倒要看看,你的蛊虫是不是有三头六臂。”

不是我神经病好不好,而是我体内的火尾鼠在发骚。

这家伙绝对是欺软怕硬的大佬,铁线蛊虫出来的时候,它连个屁都不敢放,现在没有能够威胁它的蛊虫,狐狸尾巴又露了起来。

火尾鼠在我体内发浪,飞蛾蛊连一点水花都没翻起,就被吃的连渣都不剩。

事到如今,要和这个大小姐讲道理是不行了,她根本就是心理变态的,我从正面冲出去的几率较低,只能看看放养区里面有没有出路了。

“罗平,你还敢说你不会下蛊,我的飞蛾蛊连跟寒毛都没吃到,就已经感应不到了。”

王全的脸上满是凝重的神色,看的出来的,他已经收起之前轻视我的心态。

我会的招式不多,最拿手的应该就是爷爷教我的那招,我也不管不了那么多事了,本着死马当活医的精神,对着杨文清念起了下蛊的咒文。

虽然杨文清的来头不小,但是她给我的感觉就是个花架子,我估摸着她什么都不会,应该是最好下手的对象。

我只不过念了三句,杨文清的脸色顿时变的异常难看,一个劲的喊着好疼,额头上满是豆大的汗珠滴了下来。

果然被我猜中了,这小妞就是个麻瓜。

我随手抓过地上的板凳,全力朝着王全砸了过去,便头也不回的冲进了放养区。

我不管里面有什么东西,总之我只要找个安全的角落给丁队长打电话就行了,我相信丁队长一定有办法把我们带出去的。

我没命的往里面跑,越到深处,光线越是昏暗,虽然不至于看不清路,但是里面给我的感觉却是阴森森的,周围的寒气也在不断的加重。

“小姐,你别跟进去,会没命的,里面有,”

我才刚刚走到门口,就听到王队长嘶吼的声音,我真的没想到,那个麻瓜大小姐杨文清竟然会追进来,她的胆儿也太肥了吧。

我懒得去管杨文清,大致的看了一下里面的环境,四周全是成片的树林,地面也全都是坑坑洼洼的烂泥路,给我一种像是在原始丛林中的感觉。

我这个人喜欢东,所以我一头钻进东边的树林,一路上我总能听到嗖,嗖的声音,但是停下来却又什么都看不到。

我大约走了五分钟,找了一棵大树停下,掏出手机准备打电话求救,但是让我傻眼的是,手机居然一点信号都没有。

他奶奶的,真不是我要爆粗,号称走遍全国都有信号的移动4G竟然在这里痿了,我以为是我手机的问题,重启一遍之后还是没有信号。

现在看来,我只能原路返回,躲开杨文清和王全,跑到外面打求援电话了。

我进来也有一会了,但是杨文清并没有追过来,那她走的应该是相反的方向,只要我尽快返回到入口,应该可以抢在他们前面离开。

说走就走,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刚准备往回走的时候,我忽然感应到一种莫名的恐惧感朝我袭来。

其实不应该说是我感到恐惧,而是我体内的火尾鼠感到恐惧,它和我的血脉融合在一起,我能感应到它心中的恐惧。

跑,火尾鼠在向我传达一个信息,那就是赶紧跑。

就在这时,我又一次听到嗖的声音响起,我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,顿时看到一大摊粘液从天而降,落在地上冒出一阵青烟。

我抬头朝着上方看去,看到的是一只硕大无比的白头蜘蛛,体形和家猫差不多,身上满是绒毛,更让我惊恐的是蜘蛛背部的花纹,看上去像是一个面容疲倦的老爷爷。

我体内的火尾鼠在这只蜘蛛面前,仿佛还未出生的婴儿一般,那怪它会感到恐惧。

毫无疑问,这只蜘蛛是蛊虫,吐出的粘液拥有极强的腐蚀性,难怪王全不准杨文清进来,没想到里面竟然藏着如此恐怖的东西。

不等白头蜘蛛做出反应,我第一时间朝着过来的方向冲了过去,片刻之后,我又听到身后传来嗖,嗖的声音。

我没命的跑着,还没跑出多远,就看到不远处的泥土开始翻滚起来,一只又一只拳头大小的怪异虫子钻了出来,拦住了回去的路。

前有虫子,后有白头蜘蛛,我只能咬了咬牙,朝着北面的树林跑了过去,我知道我会越走越远,但是此时此刻,我没有更好的办法了。

我跑的上气不接下气,大约跑了十分钟之后,我似乎听到前面有水流的声音,我加快速度奔了过去,当真看到一条暗红色的河流把放养区隔离开来。

河水大约三米多宽,我从小就擅长游泳,这对我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,眼看着白头蜘蛛就要追上我了,我也没想太多,直接一头就钻进了河里。

河水很冷,还有一股很腥的味道,更要命的是,我隐约看到水中有什么东西在翻滚。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