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九章 李神瞎_天命蛊师在线阅读

第十九章 李神瞎

2017-12-04更新

法事一条街是海城的丧葬中心,道士、和尚、喇嘛、神父、全是一条龙服务,可以说要什么就有什么。

我问高蕾哪一家靠谱一点,高蕾说她也不知道,随便找一家招牌响一点的问下。

我左右看了一圈,西边有一家门牌特别的亮,看上去特骚气,进出的人也不少,似乎挺靠谱的模样。

我示意高蕾跟我走,靠近之后,我才发现牌匾上写着海城第一神瞎。

名头不小,也不知道有没有真本事。

进门之后,我看到一个穿着黑色长袍的男子坐在中间的位置,戴着墨镜,正在给一个少妇把脉,后面还站着两个正在排队的人。

“你的脉相不好,最近一定诸事不顺,半夜会头疼,打牌输多赢少,这就是典型的小鬼破财的脉相。”

少妇阿了一声,喊道:“神了,真的神了,李神瞎,那我应该怎么办。”

“好办,那就要看你心诚不诚了,我这个人从不轻易出手,但是一旦我出手,就没有摆不平的事。”

少妇一个劲的点头,拿出一个红包塞到李神瞎手中说:“李神瞎,规矩我懂,我先回去等电话,你一定要帮我。”

李神瞎接过红包捏了两下,脸上显出笑容,示意少妇可以走了。

少妇满面春风的走了,下一个排队的人又走上前,倒是高蕾轻轻的推了我一下说:“罗平,这货怎么有点儿像神棍,我感觉他是骗钱的。”

我也觉得李神瞎不太靠谱,随便开口说两句胡话,大把的钞票就骗到手了,这种人电视新闻里看多了,一般都没有真本事。

我说我们走把,换一家店看看,这里这么多店,总有一个有真本事的。

高蕾摇了摇头,她说她逗逗这个神瞎。

虽然我觉得戏弄人家不太好,但是高蕾的兴致很高,我只能点头表示同意。

排队的人很快就看好了,每一个都是面带笑容,李神瞎更是乐开了花,右手不停的摸着手中的红包,似乎在感受它的厚度。

高蕾看了我一眼,直接坐到李神瞎对面,说道:“你就是李神瞎,听说你很灵验的,你能不能算出我到底有什么事找你。”

“呵呵,小姑娘,你的心不诚,你不是来找我办事的,只怕,你是来看老夫笑话的吧。”

行家一开口,就知有没有,突然之间,我竟然对这个疑似神棍的人改观了。

我搬过一张椅子坐在一旁,刚想开口说话,高蕾却按住我的嘴巴,示意我不要开口。

“李神瞎,你凭什么说我不诚心,我是真的有事想要求你。”

“呵呵,老夫眼瞎心不瞎,谁有事求我,谁想看我笑话,我心里跟明镜似的,小伙子,你这个女朋友太不老实,有什么事,还是你跟我说吧。”

高蕾听到李神瞎的话,明显的尴尬了一下,应道:“屁类,他才不是我男朋友,我警告你,不要胡说八道。”

李神瞎笑而不语,主动脱下墨镜,我万万没想到,墨镜后面真的是一双黑洞洞的眼睛。

“李神瞎,你,你真的是瞎子。”

别说高蕾有些错愕,就连我也吓了一跳,李神瞎的眼眶中没有眼珠,感觉像是被人挖掉一般,四周满是恐怖的疤痕。

“呵呵,我当然是瞎子,不说我的事了,小伙子,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,念在你是新人的份上,我给你打六折。”

我想了一想,把周村长发疯的事说了一遍,问他有没有办法能让周村长恢复神志。

李神瞎皱着眉头,左手来回捏了好几下,答道:“办法有,但是我不能帮你,请回吧。”

什么情况,李神瞎竟然不肯帮我。

“喂,李神瞎,你到底什么意思,你故意为难我们是吧,要多少钱你说吧,只要不是太过分的,我们都可以满足你。”

李神瞎哼了一声道:“这不是钱不钱的问题,我李某人是贪财,但是我们神算门的规矩里有三不接,我就是早年违反规矩太多,才被人挖了双眼,也算是自食其果。”

我怎么都没想到,李神瞎竟然是被人挖瞎的。

我问李神瞎到底有那三不接,他说很简单,第一,伤天害理的事不接,第二,前后二十年的事不接,第三,也就是最关键的一点,凡是和蛊有关的事不接。

周村长发疯未必和蛊有关,但是他的老婆却是被蛊虫害死的,算是犯了神算门的规矩。

前两个我还能理解,但是第三点就有点匪夷所思了。

“李神瞎,为什么不接和蛊有关的事?”

“苗疆的蛊术杀人于无形,而且家族观念很强,得罪了一个有点来头的蛊师,就等于得罪了整个巫蛊世家,当年我师父的师父就是坏了规矩,三天后被人发现时只剩下一颗脑袋连在脊椎骨上,当时还能说话,让人给他一个痛快。”

李神瞎说的绘声绘色的,我光是想想这个画面就觉得不寒而栗,我问李神瞎既然他不能帮忙,整个法事一条街还有没有能帮忙的人。

李神瞎摇了摇头,重新戴上墨镜,他说周村长不是发疯,而是得了失魂症,不是他吹牛,整个法事一条街只有他才有本事把魂叫回来,让我们别白费力气了。

高蕾嗤之以鼻,她让李神瞎别说大话,她不信整个法事街只有他一个人能行,说完还拉着我走,让我别在这里浪费时间了。

我连声招呼都没来得及打,就被高蕾拉到门外,我问她走这么急干什么,我还打算在多求两次看看。

“罗平,求个屁,你没看出来,李神瞎就是在故弄玄虚,好给自己找个台阶下,哪有这么奇怪的规矩,第三条分明就是针对你临时改编的。”

高蕾这么一说,我也觉得有点儿像,哪有那么巧的,阿秀中蛊死了,李神瞎的师门就有不能和蛊扯上关系的规矩。

离开李神瞎的店后,我们又跑了好几家,但奇怪的是,所有的店仿佛对过口供一样,都说自己没办法,还让我们去其他店试试。

兜兜转转二个小时之后,我和高蕾又回到李神瞎的店门口,不过他似乎打烊了,竟然把店门给关上了。

“高法医,真邪门了,还真的没有一家可以叫魂。”

“别叫我高法医,叫我高蕾就可以了,如果周村长不能恢复,你还有没有别的打算,我相信你朋友是无辜的,但是警方只相信证据。”

我问高蕾有没有看过阿秀的尸检报告,脖子上的血迹究竟是怎么沾上去的,面积大不大。

高蕾说尸检就是她做的,脖子上血迹不是滴上去的,像是什么东西划过去留下的,细长的一道血印。

“高法,不,高蕾,像不像猫爪子划过的痕迹?”

“被你这么一说,好像还真有点儿像,但是猫爪子很锋利,如果真的是猫留下的,皮肤上应该有留下痕迹,但是我什么都没查到。”

那只黑猫绝对不是寻常的猫,我原来以为它的主人是黑袍人,但是种种迹象表明,黑袍人似乎和黑猫没有关系,它的主人另有其人。

整件事情的脉络我清楚,只欠最后一道东风,就能搞清楚整件事的来龙去脉。

既然李神瞎不愿意帮忙,或许我只有从新辉药业的宋先生下手了。

高蕾把我带回到警局门口,她问我有没有去处,是不是准备回湖门村。

爷爷已经走了,张小水还被拘留着,我一个人回去也没什么意思,我说我打算留在海城,找一家宾馆先住两天,等张小水的事情弄清楚之后在回去。

“哦,要不你住我家把,反正你就临时住几天,就不要浪费这个钱了。”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