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七章 火化_天命蛊师在线阅读

第十七章 火化

2017-12-04更新

爷爷冷哼了一声,右掌径直朝着黑袍男子挥了过去。

一道破空的声音响起,夜空中闪过一抹红光,黑袍男子虽然及时躲开,但黑袍还是被划破了一道口子。

“好一个罗成,我还真小看你了。”

黑袍男子吹了一声口哨,片刻之后,双头蛊蛇迅速的从毛奶奶的嘴里游了出来,原本光滑的身子被咬的血肉模糊。

就在双头蛊蛇出来之后,火尾鼠也跟着跳了出来,小家伙似乎伤的不轻,走路的步伐都有些不稳,看到这一幕,我心里还是挺内疚的。

黑袍男子说火尾鼠不是这么用的,如果我的实力在强一点,它也不至于伤成这样。

爷爷倒是没说什么,他让我离远一点,怕不小心伤到我。

我抱起火尾鼠退到高蕾身边,此时高强的状态稳定了不少,嘴角已经不在流血,呼吸也变得平稳了不少。

高蕾问我这些都是什么人,我一时半会也解释不清楚,只能示意她和我一起把高强搬远一点,以免被我爷爷误伤。

我们还没离开多远呢,就看到双头蛊蛇朝爷爷发起攻击,两只凶猛的蛇头同时喷出毒水,所到之处全都冒出一阵青烟,好在爷爷的速度够快,愣是一下都没有被喷到。

黑袍男子又吹了一声口哨,片刻之后,我看到地面似乎正在不断的翻滚,无数的黑色蛊虫翻滚来,又组成一条硕大无比的千足蛇。

这条千足蛇和我在警局里看到的一模一样,但是尺寸要大的多,难道说阿秀的死和眼前这个神秘的黑袍人有关。

我怀疑黑袍男子就是宋先生,但是现在看来,两个人似乎并不是同一个人,宋先生肯定没有黑袍男子这么厉害。

虽然事情比较复杂,但是我的脑海中已经有了清晰的思路,我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了。

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,黑袍男子一把抓住毛奶奶的肩头,似乎是想带她的尸体离开。

爷爷爆喝一声,左手泛着火光,右手隐约泛出雷光,双掌一合,一股强大的气息朝着四面八方散去。

“天雷地火!”

我知道爷爷很厉害,但是没想到功力受损之下,爷爷竟然还能使出这么厉害的招式。

二道闪电不偏不倚的落在蛇头上,一瞬间就把这条蛊蛇劈的里嫩外焦,冲天的烈焰更是无情的吞噬着千足蛇,无数的蛊虫不断的脱落。

双头蛊蛇被毁,黑袍男子仿佛也受到重创,他一把推开毛奶奶,捂着胸口剧烈的喘气。

“罗成,算你狠,这件事不会就这么算了的,那东西你拿着没用,但是后患无穷,你老了,但是你孙子还年轻。”

说完这番话,黑袍男子头也不回的朝着北边离去,我看爷爷似乎有些站不稳,连忙过去扶住他,问道:“爷爷,你怎么样了。”

“不碍事,好久没用这招,有点虚脱,罗平,你把阿慧的身子放回去,明天一早,我们送去县里火化吧。”

我万万没想到,经历过这件事之后,爷爷竟然想把毛奶奶火化了。

回去之后,爷爷又开了一副药给高蕾,说是可以祛除残余的蛊毒,高强休息两天就可以完全康复了。

把高蕾送走之后,爷爷示意我坐下,他说有很重要的事要跟我说清楚。

我原以为爷爷会跟我讲黑袍男子和他自己的事,谁知道爷爷却说明天把毛奶奶火化之后,他要离开湖门村一阵子,还让我也搬到市里去住,短时间内不要回来了。

我心里痒的很,忍不住问爷爷到底怎么回事,爷爷说现在还不是时候,知道的太多对我没有好处,让我有空就把罗氏九篇好好的看一看。

整件事情看似结束了,但是又好像什么都没解决,不过我已经有了一些头绪,高蕾也抽出了毛奶奶的血,至少我可以想办法把张小水救出来了。

第二天天一亮,爷爷找来几个村民搭手,一起把毛奶奶的棺材送到县殡仪馆。

火化的手续是我一手办理的,爷爷全程黑着脸没有说话,等到毛奶奶被送进焚化炉的时候,一向要强的爷爷竟然哭了。

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看爷爷哭,我问爷爷毛奶奶到底是什么人。

爷爷长叹了一口气,他说他这辈子最对不起的人就是毛奶奶,让我好好的收着毛奶奶的骨灰,他要出一趟远门,短则十天半个月,长则一年半载。

我其实挺舍不得爷爷走的,从小到大我们就没分开过,我问爷爷张小水体内的鬼虫蛊怎么办,好像不是黑袍人下的毒手。

爷爷说这件事好办,但也难办,他让我从宋先生下手,我看到的五毒令牌是青苗谷的信物,不管宋先生会不会下蛊,他都和青苗谷脱不了干系。

鬼虫蛊是青苗谷五大蛊之一,虽然火尾鼠可以破解,但是以我现在的实力,火尾鼠连鬼虫的母蛊都见不到。

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接近宋先生,看看究竟是不是他下的手,如果宋先生不肯解蛊,又或者找不到真正下蛊的人,最后的办法就是打一个电话。

爷爷写了一个号码,他说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,最好不要打这个电话。

我问爷爷打找个号码找谁,爷爷说只要报他的名字就行了,自然会有人来接我。

毛奶奶的遗体最终装在骨灰盒里,爷爷依依不舍的看了一眼,把骨灰盒交到我手中,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殡仪馆。

回家之后,我把毛奶奶的骨灰盒收在爷爷的房间,刚关上房门手机就响了起来。

“罗平,有没有时间到市局来一趟,最好把你爷爷也叫上。”

电话是丁队长打过来的,我问道:“丁队长,我爷爷到外地去了,到底有什么事?”

“哦,那你抽空到市局来一趟,谈一谈关于张小水的事情。”

我还是挺着急张小水的事,目前来说他还是最大的嫌疑犯,要想证明他是无辜的,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其实这件事有个最关键的目击证人,那就是周村长,只可惜他现在疯疯癫癫的,连人都认不出来了。

我锁好家门,在村口坐上去市区的公交车,大约一个多小时以后,总算是赶到公安局。

出来接我的是高蕾,依然穿着一身白大褂,面容看上去有些憔悴。

“高法医,你哥怎么样了,有没有好一点?”

“我哥吃了你爷爷给的药,在家里躺着呢,气色挺好的,替我谢谢你爷爷啊。”

听到高强没事,我总算是松了一口气,我问高蕾化验结果怎么样了,她竟然跟我卖了一个关子,说这是警方的机密,等会丁队长会亲自告诉我。

高蕾把我带到丁队长的办公室,放下文件笑呵呵的离开了,看上去心情挺不错的样子。

丁队长示意我坐下,他没有跟我谈案情,而是问我觉得高蕾怎么样。

“丁队长,高法医是挺不错的,我们还是谈谈张小水的事吧。”

“哦,对,张小水,他的情况可不太妙,你先看下化验报告,高蕾说血液样本里奎尼丁的浓度很高,已经达到了致死的剂量。”

丁队长递给我一份报告,里面全是化学公式和专业术语,看了半天,我只看懂了最后的结论,说毛奶奶表面上看是心脏病发引起猝死,但实际上是死于谋杀。

“丁队长,这个证据可以证明毛奶奶是死于他杀,瓶子是在周村长家找到的,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周村长可能是为了老宅拆迁的事害死毛奶奶。”

“罗平,你分析的不错,周村长的确很可疑,只可惜他现在已经疯了,不管问他什么,他都只会一个劲的傻笑,这条路恐怕走不通了。”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