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章 拘留_天命蛊师在线阅读

第十章 拘留

2017-11-28更新

根据保安大哥所说,我爷爷昨天是11点多出现的,一个人神神叨叨的,在东边又是烧黄纸,又是念经文,还拿着一个罗盘到处乱窜。

除了弄这些封建迷信的玩意,爷爷凌晨1点左右还试图溜进古墓,被考古队的陶教授发现了,两人发生争吵,陶教授就让值勤的武警把我爷爷送进了派出所。

搞了半天,爷爷居然被派出所给拘留了,难怪他一点音讯都没有。

就在这时,老宅里面传来吵杂的声音,头发花白的陶教授正在指挥工作人员把青铜棺材运上大货车。

我想起了棺材里的小女孩,这两天出现在我面前的到底是不是她的魂,虽然爷爷说这一切都是我的幻觉,但我真的感觉好真实。

我急匆匆的赶回家,张小水问我找到爷爷没有,他说他的脚虽然不疼了,但是也没有知觉了,摸上去一点感觉都没。

我知道情况紧急,我说我知道爷爷在那里,让他在耐心等一会,我现在就去找人。

镇派出所里我们村不是很远,我骑电瓶车半个小时就到了,刚一进门,我就问当班的民警有没有看到我爷爷,就是今天凌晨被带过来的老头。

民警简单的登记了我的信息,说我爷爷在拘留室里,还问他是不是脑子有问题。

我问民警爷爷到底什么情况,为什么要把他关这么长时间。

民警说我爷爷昨晚殴打考古队的陶教授,还破坏文物,暂时要被关在这里48小时,等上面的调查结果出来再说,但是可以让我先见一见我爷爷。

我爷爷脾气虽然不是很好,但是不会随便打人,昨晚竟然殴打陶教授,看来真是急坏了。

民警把我带到拘留室,我看到爷爷的表情有些憔悴,他一看到民警就骂骂咧咧的,说他们狗咬吕洞宾,还说他一辈子的名声就这么毁了。

民警的态度还算不错,他把我拉到一旁,说可以给我30分钟的时间,具体处罚结果出来以后会电话通知我。

民警走后,爷爷问我什么时候可以出去,我说可能还要在关一天,爷爷听到我的话,气的火冒三丈,一个劲的拍着桌子。

爷爷的本领很大,他要出去其实并不难,但是他是个要脸皮的人,如果就这么闯出去,他的通缉令会贴满全村,余生都会抬不起头做人。

我问爷爷到底怎么回事,为什么要打陶教授。

爷爷说他没想打陶教授,而是昨晚改风水的时候,需要在毛家祖宅西边埋一面铜镜,没想到被陶教授给碰见了。

两人一言不合就吵了起来,陶教授仗着学问高,讽刺爷爷是骗钱的神棍,爷爷气不过,就把陶教授给打了一顿。

爷爷讲的眉飞色舞的,但是我却意识到情况有些不对劲。

“罗平,你在发什么呆呢!”

听到爷爷的声音,我回过神来,把昨晚发生的事情跟爷爷说了一遍,还把周村长发疯,他媳妇死的很诡异的事也一并说了。

爷爷听的很仔细,他一直皱着眉头,好半天才憋出一句话:“算你命大!”

我问爷爷到底怎么回事,爷爷说很简单,头七回魂夜忽然出现一只黑猫,分明就是有人故意在背后算计我,而且这件事可能和周村长也脱不了干系。

爷爷说张小水的腿溃烂生虫,估计是猫爪上有毒,而周村长的媳妇死的诡异,身上还有黑色的小洞,十有八九是被蛊虫害死的。

用生猪肉,童子尿,雄鸡的血混合在一起,可以把藏在血肉里的蛊虫给引出来。

除此之外,爷爷认为周村长的举止更可疑。

“罗平,你想过没有,周村长既然知道头七回门的规矩,为什么还要我亲自上门给他做法事,这岂不是多此一举的事。”

爷爷说的没错,周村长没必要这么做,毛奶奶回魂不可能去他家的,他昨天一开始也是挺犹豫的,但后来还是跟我提出了这个要求。

那只能说明一件事,他心虚了,他害怕了。

毛奶奶是五保户,周村长平时也没有亏待毛奶奶,按理说应该没什么好怕的,但周村长还是心虚害怕了,难道说。

我脑海中闪过一个很可怕的念头,我有点儿不敢相信,但还是说道:“爷爷,毛奶奶的身子一向很硬朗,但是前几天突然猝死,该不会和周村长有关吧。”

爷爷呵呵笑道:“没错,罗平,你总算是反应过来了,我刚才听你说周村长家出事的时候,我就已经想到这一点了,这背后肯定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在暗中作祟。”

我问爷爷现在应该怎么办,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离开拘留所,张小水的腿也不太乐观。

爷爷问我考古队怎么样了,我说被考古队带着青铜棺材回市里去了,毛家老宅马上就被要药厂的人接管。

我还把宋先生的事说了一遍,他应该就是张小水那天碰到的人,不过火尾鼠一点反应都没有,应该不是会下蛊的蛊师。

爷爷摸了摸我的脑袋,说我才几斤几两,普通的蛊师自然逃不过火尾鼠的鼻子,但是一些厉害的蛊师却可以把蛊虫隐藏在很远的地方,需要用的时候才召唤出来,而这种蛊师也是最难对付的。

爷爷让我不要着急,先回去试着跟火尾鼠沟通一下,让它帮着清理张小水中毒的烂腿,火尾鼠百毒不侵,只要它愿意出手,张小水的腿就可以保住。

除了这件事之外,爷爷还让我问问张小水到底干过什么事,蛊师又不认识张小水,不会无缘无故的对付他,一定是张小水没有对我说实话。

就在这时,拘留室的大门被人推开,刚才的民警又走了进来,我以为他是来告诉我时间到了的,谁知道他却一脸严肃的看着我说:“罗平,你认不认识张小水?”

我一脸疑惑的看着民警说:“警官,出什么事了,张小水是我好哥们。”

“对不起,麻烦你跟市局的同志走一趟吧,他们有很重要的事情希望你协助调查。”

什么情况,市公安局的警察找我干什么,隐约之间,我觉得和周村长老婆的死有关,早上隔壁王叔就提过我们的名字。

爷爷让我安心跟着警察去,尽量配合,不用管他,我点了点头,跟着民警走到派出所门外,没想到那边居然已经有一辆警车在等着了。

民警示意我坐到后面去,谁知道我上车之后,才发现张小水竟然也在里面,双手戴着手铐,一脸憋屈的表情。

我刚想问张小水什么情况,车里的警察二话不说也给我戴上了手铐,还让我老实一点。

一路上我们两一句话都没说,大约开了一个多小时,警车进了海城市公安局,他们把我和张小水的手铐解开,一同关进了拘留室,就在也没人来管我们了。

昨天是爷爷被关进来,今天我也被关了进来,这他娘的都叫什么事。

我问张小水到底怎么回事,警察为什么把他也抓了起来,张小水支支吾吾的半天,说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警察忽然就找到我爷爷家,问他是不是张小水,然后就把他带走了。

张小水的眉头不停的在抖,左手一会放身后,一会又放在腿上,分明又在说谎。

我没有点破他,而是故意问道:“小水哥,你跟我说句实话,你去毛家老宅那天,到底干了什么事情。”

我刻意提到那天下午的事,就是想看张小水老不老实的,这家伙果然脸色一变,一个劲的说他什么也没干。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