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一章 令牌_天命蛊师在线阅读

第十一章 令牌

2017-11-28更新

我当然知道张小水在说谎,现在是时候摊牌了,这两天发生的事绝不是表面看上去的那么简单,正如爷爷所说,背后或许有一只看不见的推手。

如果张小水不对我说实话,很难找出蛛丝马迹。

我指着张小水的肚皮说:“小水哥,有些事我没跟你说实话,你把衣服掀开来看看。”

张小水一脸疑惑的表情,直接掀开了衣服,一双眼睛顿时亮了起来。

“我尼妹,罗平,这他娘的是什么鬼,我肚皮上怎么会有这些玩意。”

只是短短一天时间,张小水肚皮上的鬼虫图案已经浮现出十多个,颜色虽然还是淡红色,但看上去依然触目惊心。

张小水死命的擦了一会,一点效果没有,这些图案已经彻底的和他肚皮融合在一起,而且还有逐渐增多的趋势。

我一脸严肃的看着张小水,说他中了一种很厉害的鬼虫蛊,连我爷爷都没办法,只有找到下蛊的人才能解蛊。

我看到张小水的眉头又在跳,只得加重语气跟他说,中了鬼虫蛊的人最多只能活一周,然后肚皮就会爆裂,从里面爬出无数黑色的鬼虫,把人吃的只剩下骷髅骨架。

张小水脸色一变,他掐着指头算了一下,问我是不是只有五天时间了。

“小水哥,我爷爷跟我说了,蛊师不会轻易下手的,你一定是无意中得罪蛊师了,你还是跟我说实话吧,你那天下午到底干了什么。”

张小水沉默了好一会,总算是开口了,生死关头,他的眉头也不抖了,一五一十的把那天下午发生的事说了一遍,我这才知道他为什么不愿意说实话。

张小水告诉我,那天下午他是去了毛家老宅,但是保安大哥不让他进去,为了这事他们两人还吵了起来。

后来张小水没占到什么便宜,气呼呼的回去了,但是在回去的路上看手机时和一个瘦高个的男子撞上了。

张小水当时脾气就上来了,把所有的不满和怨气都甩在男子身上。

还不是最重要的,当时他看到男子裤袋里露出半截闪着金光的东西,竟然一时手痒,借着推搡的机会偷了过来。

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张小水撞上的就是宋先生,当时他和宋先生吵了起来,还顺手偷了宋先生的东西,回去之后就中了鬼虫蛊。

虽然时间上非常巧合,但我昨天也见过宋先生,他身上并没有蛊虫。

爷爷说高明的蛊师可以把蛊虫藏在远处,但是他连随身的东西被张小水偷走了都不知道,想来也不会高明到什么地方去。

我问张小水偷到的到底是什么东西,张小水得意的笑了一下,他说东西藏在家里呢。

纯金的,像是什么徽章标记一样的令牌,正面刻着蜘蛛、毒蛇、蛤蟆、蜈蚣,蝎子,背面写着看不懂的文字,非常精致,应该值不少钱。

我在蛊篇里看到过,这五种东西被称为五毒,通常都是用来培养蛊虫的,我真没想到宋先生身上竟然会藏着这样的令牌。

不管怎么说,宋先生都是值得怀疑的对象,而且他还是新辉药业的员工,只怕还隐藏着更多的秘密。

暂时不管这些了,爷爷说张小水的腿是中了剧毒,可以试着让火尾鼠帮忙解毒,否则可能会有截肢的危险。

我问张小水左腿现在感觉怎么样了,他说现在彻底没感觉了,也不影响走路,不知道是不是好了。

张小水一边说,一边还跳了两下,我看到他的腿都渗出血了,他竟然一点感觉都没。

这绝对不是什么好事,在不救就来不及了。

我让张小水坐着别动,心中默念着火尾鼠,这小家伙似乎感应到了我的呼唤,开始在我身体里活跃起来,很快我的心头涌出一阵恶心的感觉,嘴巴一张,它就跳到了我的掌心。

张小水看的眼睛都直了,一个劲的问我这是什么鬼,我说这是可以救命的宝贝,让他不要废话,回头有时间在解释。

我轻轻拍了拍火尾鼠的脑袋,示意它去吃张小水腿上的烂肉,顺便把毒素也吸收干净。

火尾鼠摆了摆尾巴,欢快的跳了过去,我没想到它这么听话,刚想夸它两句,谁知道它又猛的摇了摇头,屁颠屁颠的跑了回来。

我再次指了指张小水的烂腿,火尾鼠却是发出呜,呜的声音,一边摇头,一边吐出又腥又臭的粘液出来。

张小水问这小家伙是什么意思,我估摸着火尾鼠是不是嫌张小水身上臭。

卧槽,它自己又脏又臭,哪儿来的脸嫌弃张小水的。

“乖,去帮他处理一下身上的烂肉,回头我会让你饱饱的吃一顿蛊虫大餐。”

我开出了空头支票,谁知道小家伙竟然听懂了,连续朝我点了三下头,又屁颠屁颠的跳回到张小水的腿上。

我让张小水忍着一点不要乱叫,把警察引过来就不好了,张小水呸了一声,说怕死不是好汉,瞪大了一双眼睛,死死的盯着火尾鼠看。

火尾鼠抖了抖身子,每咬一口就朝地面吐一口,咬了数十口之后,地面上满是腥臭的烂肉,张小水的腿骨都隐约可见了。

火尾鼠的动作很快,它又仿佛吸血一般的吮吸了数口,整个身子都膨胀了数倍多。

我真的没想到,如此瘦小的身躯,竟然可以膨胀成半个巴掌大小,看到火尾鼠如此怪异的身躯,我实在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小家伙似乎很不满我的笑声,只听见噗,噗的声音响起,火尾鼠的身子迅速的憋了下去,无数又黑又臭的血水射了张小水一脸。

等到吐干净之后,火尾鼠又跳回我的肩头,发出清脆的叫声,一头钻到我嘴巴里。

说真的,好恶心,但我只能忍着。

张小水仿佛丢了魂似的,整个人直接瘫倒在椅子上,我问他感觉怎么样了,他说原来不疼的,但是小老鼠一咬就疼,他娘的半条命都疼没了。

我看到张小水的腿开始不断的流出新鲜的血水,估摸着应该好了,连忙喊警察过来。

值班的民警看到张小水的情况,说是带他去医院看看,偌大的拘留室顿时就只剩下我一个人,虽然一个人挺冷清的,但我反而有时间静下心来思考。

警察为什么会找上张小水,为什么连我也一起带来,难道仅仅因为隔壁王叔的一句话。

我隐约之间感觉到,警察把我们请过来,肯定是和周村长老婆的死有关,他们是不是在张小水家里发现了,所以才会第一时间把我们控制起来。

我想了一整个晚上,都没有得出什么结论,我甚至怀疑新辉药业也牵扯其中。

毛奶奶好好的忽然死了,周村长刚把毛奶奶落葬,就让市拆迁队过来,甚至亲自护航,主要目的就是为了能让新辉药业顺利建厂。

线索很少,但是我开始有一点儿头绪了,现在唯一让我捉摸不透的就是青铜棺材。

如果能跟考古队的陶教授解除,或许能知道小女孩是什么情况,但是我现在被困在拘留所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出去。

想着,想着,我感觉实在是太困了,就爬在桌子上睡觉。

我也不知道睡了多久,迷迷糊糊之间,我似乎又听到了小女孩说话的声音。

我缓缓的睁开眼睛,这一回看的很清楚,那个小女孩真的又出现了。

这怎么可能,这里是市公安局的拘留室,小女孩怎么会出现在这里,她依然没有太多的话,只是简单的重复着帮帮她,没多久就自动消失了。

幻觉,看来爷爷说的没错,小女孩可能真的是我产生的幻觉。

后半夜我一直没有等到张小水回来,索性又趴在桌上睡了起来,第二天一早,我是被民警叫醒的,他说丁队长要亲自审问我。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