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章 失踪_天命蛊师在线阅读

第九章 失踪

2017-11-28更新

刘姐是来找我爷爷的,我说爷爷不在家,她脸色一沉,头也不回的就走了。

周村长昨晚还好好的,怎么一大早就出事了。

我给张小水打了一个电话,想让他一起去看看,但是电话响了好几声都没人接,我估摸着他还在睡觉,就一个人去了周村长家。

大老远的,我看到周村长家门口围了不少人,村民一看到我,就问我爷爷来了没有。

我挺纳闷的,到底出啥事了,一个个都在我问爷爷,他虽然懂得很多,但是村里人现在也就拿他当个赤脚医生看,通常都是看些发烧感冒之类的小病。

我好不容易挤进去,总算是看清里面的情况,顿时惊掉了下巴。

周村长头发凌乱的坐在地上,表情似乎有些呆滞,时不时的发出傻笑的声音,怀里还抱着一个女人,一脸惊恐的表情,眼睛瞪出了血,皮肤上不仅出现褶皱,还有成片的密密麻麻的黑色小孔,早已死去多时。

死去的女人是周村长的老婆阿秀,两人差了十多岁,算是典型的老夫少妻,昨晚我们还见过面,没想到现在竟然成了一具尸体。

“大家让一让,让一让。”

就在这时,外面走进来三名警察和二个医护人员,他们想把周村长和他老婆的尸体分开,但是周村长死活都不肯松手,甚至抓着医护人员的手咬。

两个警察一左一右的架开周村长,另一个给他上了手铐,总算是把两人给分了开来。

医护人员利索的把尸体运上担架,两个警察押着周村长上了警车,只留下一个矮胖的警察在现场问话。

矮胖警察问是谁报警的,刘姐主动站出来,她说她今天早上约了周村长在村委会办公室谈药厂拆迁赔偿款的事,但是等了半天周村长都没来,打电话也不接,所以她就上门了。

刘姐来的时候,周家的大门是敞开的,一进门就看到周村长疯疯癫癫的抱着他老婆的尸体,坐在地上又哭又笑的。

矮胖警察在记事本上记了下来,又问围观的村民,有没有谁发现周村长家有异常情况。

“警察同志,你问问罗平,他昨晚和张小水帮周村长做过法事。”村西头的王叔一边说,一边把矮胖警察带到我身旁。

什么情况,王叔没事扯我干什么,我不过就是做了一场法事而已。

我是真不想回答这个问题,但是矮胖警察拦住了我的去路,我只能一五一十的把周村长拜托我做法事的事情说了一遍,特别指明昨晚是毛奶奶的头七。

我说昨晚一切正常,并没有把蛊虫和毛奶奶回魂的事说出来,反正说了警察也不信。

矮胖警察把我的话记录下来,说我可以走了,有事情会在联系我,然后他又在人群中问了一圈,走进房间拍了几张照片,这才急匆匆的离开。

等到矮胖警察走了之后,围观的村民一哄而散,倒是刘姐的脸色依然有些难看,她问我爷爷什么时候才能回来,还说一定要让我爷爷过来看看。

其实我心里也挺焦急的,爷爷音讯全无,他的功力又大不如前,我真怕他出什么事,那样我一辈子都不会安心的。

离开周村长家之后,我直接冲到张小水家,许婶说他还没起床,睡的跟死猪一样。

我可管不了那么多,一个箭步就冲上二楼。

张小水依然背对着我,身子有些轻微的起伏,我真怕他一转身又吐出一堆虫子。

我缓缓的走过去,重重的拍了拍张小水的肩膀。

张小水打了一个哈欠,喊道:“谁啊!”

看到张小水平安无事,我心里的石头总算是落了下来,我说周村长出事了,疯疯癫癫的,而且他老婆也死了。

张小水一下子就来了精神,整个人从床上翻了下来,一个劲的问我到底怎么回事。

我问张小水我们走的时候有没有关好门,谁知道他下床才走了两步,突然大喊一声好疼,重重的摔倒在地,双手紧紧的按住了右腿。

我记得张小水昨晚有被黑猫的爪子抓过,该不会现在伤口发炎了吧,我连忙掀开张小水的睡裤,却看到了让我触目惊心的一幕。

昨晚的抓痕早就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烂肉,里面还有很恶心的白色蛆虫再爬。

这是什么情况,就算是狂犬病毒发作都没这么快的吧。

“卧槽,罗平,我昨天只是被那只黑猫抓了一下,怎么会烂成这个鬼样,你爷爷在不在家,快让他帮我看看。”

“我爷爷还没回来,要不先去我家坐一会,说不定等会就回来了。”

“好,先去你家待一会,你扶着我,千万别让我妈看出破绽,她心脏不太好。”

我和张小水是发小,他从小品行就不是太好,但是他特别孝顺,就冲这一点,我也愿意和他做一辈子的兄弟,一个孝顺父母的人,在坏也坏不到那里去。

我扶着张小水离开,他一路上都忍着没喊出声,等走到我家的时候,早已经是满头大汗,原本腐烂的地方又扩大了一圈。

爷爷依然没有回来,我看张小水疼的厉害,心里有些不忍,问道:“小水哥,爷爷给了我一本秘籍,里面可能有止疼的偏方,你要不要试一试?”

“行,赶紧的,疼死老子了,他娘的,别让我再看到那只黑猫,老子一定要扒它的皮,喝它的血,吃它的肉,还要把爪子剁下来喂老鼠。”

张小水骂骂咧咧的,我也没时间安慰他,连忙跑回房间翻开医篇看了起来,内容很多,里面还真有止疼的偏方。

川芎、姜黄、天仙子、五灵脂,混合起来嚼碎,敷在伤口上面就可以止痛。

爷爷有个大药柜,里面存放了很多中草药,我在柜子里翻了一会,很快就把需要的草药给找全了。

“小水哥,你自己嚼碎了涂伤口上,书里说这样可以止痛。”

张小说哦了一声,接过草药就嚼了起来,连眉头都不带皱一下,嚼碎之后,又一股脑的全都塞进腐烂的肉里,整个过程连哼都没哼一声。

我问张小水感觉如何,他说挺凉快的,好像真的没那么疼了。

看到张小水面色缓和了不少,我松了一口气,说道:“小水哥,你好好休息一会,我爷爷很快就回来了,对了,我昨晚到底有没有关周村长家的门。”

“不记得了,我好像有听到关门声,罗平,你老问这个干什么,周村长家到底什么情况,你给我仔细的说一遍。”

我把早上发生的事说了一遍,张小水明显的哆嗦了一下,他问我会不会是毛奶奶干的。

这件事很奇怪,昨晚我明明已经把毛奶奶赶走了,但还是出事了,一个疯了,一个死了,而且阿秀的死状还特别诡异。

我说我也不清楚,这事得问问我爷爷,张小水哦了一声,问我爷爷到底去什么地方,怎么到现在还不回来。

从昨晚到现在已经过去12个小时,爷爷音讯全无,我心里其实也挺焦急的,我看了看时间,决定去毛家老宅那边转一转。

我让张小水等着别乱跑,他做了一个OK的手势,掏出手机开始把玩起来。

我骑着电瓶车去的毛家老宅,到那边的时候却是大吃一惊,原本支起的帐篷正在拆除,旁边还有一辆大货车,看样子似乎是准备撤退了。

我看到昨天的保安大哥还在门口,连忙跑过去问他里面是什么情况。

保安大哥的心情挺不错的,他说考古队的工作顺利完成,这一片稍后就要被新辉药业的宋先生接管了。

我记得宋先生,就是昨天周村长带过来的人,原来他是新辉药业的员工。

就在我和保安大哥闲聊的时候,里面走出来两个人,其中一人正是宋先生,跟在他后面的是一名头发花白的老头。

老头一脸不满的表情,手舞足蹈的不知道在说什么,宋先生面无表情,看都不看他,直接上了旁边黑色的路虎。

老头似乎很不甘心,一路追着路虎跑到了大门口。

“宋先生,你不可以这样,这是很难得的考古机会,你们不可以破坏这个古墓,你们这是犯法的。”

黑色路虎驶过我身边的时候忽然停了下来,车窗缓缓的落下。

“陶教授,做人要讲道理,昨天谈好多给你们一天时间,我们手续都是齐全的。”

陶教授快步追了过来,说道:“宋先生,我以为古墓不大,一天的时间足够了,但是现在情况有变,我发现青铜棺材和古墓没有直接的联系,你看,能不能,”

“对不起,公司给我的任务就是今天清场,工人稍后就会过来,你们把青铜棺材转移走,否则后果自负。”

宋先生说完就关上车窗走了,他自始自终都没看我一眼,陶教授骂骂咧咧的抱怨了两句,又转身跑了进去。

我还真以为考古工作顺利完成,没想到竟然是被宋先生赶走的,不过我不是来看热闹的,连忙问保安大哥昨晚有没有看到我爷爷。

我大致的形容了一下我爷爷,还说他可能看上去像在做法事一样。

保安大哥一听就乐了,他说原来昨天晚上的疯老头是我爷爷。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