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章 诡夜_天命蛊师在线阅读

第八章 诡夜

2017-11-27更新

守夜那晚这只黑猫来过,先是毛奶奶无缘无故的睁开了眼睛,然后又直挺挺的坐了起来,要不是爷爷及时回来,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。

现在爷爷不在,这只黑猫居然又来了,一股不好的预感涌上我的心头。

张小水也看到了黑猫,他小声问我怎么办,要不要把黑猫赶走,我点了点头,表示绝对不能让黑猫跳进来,我们一起把它赶走。

我做手势数了一,二,三,便和张小水同时发出喊叫声,朝着黑猫所在的窗口扑了过去,试图把它给吓跑。

我们两人的动静很大,寻常的猫狗早就被吓跑了,这只黑猫却是挑衅般的看着我们,发出尖锐的叫声,弓着身子从窗口跳了下来。

不好,黑猫进屋了。

我也顾不得那么多了,第一时间跑去赶黑猫,它的动作很灵活,我连续抓了两次都没扑到,反而被它一爪子扑灭了门口的蜡烛。

就在这时,张小水忽然从侧面冲了过来,飞起一脚正中黑猫的腹部。

黑猫痛的哇哇直叫,两只前爪狠狠的在张小水左腿上抓了一把,头也不回的跑了出去。

我问张小水有没有事,张小水掀开裤脚看了眼,说不碍事,就是抓破了皮,出了点血。

“罗平,什么情况,是不是毛奶奶回来了。”周村长不敢开门,隔着房门跟我说话。

“没事,周村长,家里进了一只野猫而已,已经被我们赶走了,你好好休息吧,不是毛奶奶回来了。”

周村长哦了一声,就没了声音,我又重新把门口的蜡烛点燃,示意张小水继续烧黄纸。

根据书里所说,头七的时候如果有黑猫进屋,回来的鬼魂就会变成厉鬼,刚才黑猫进来了,蜡烛也被扑灭了,但是并没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,看来毛奶奶应该不会过来了。

等到第二只香全部烧完的时候,大厅里依然一点动静也没有,张小水烧的有些不耐烦,问我还要烧到什么时候,他想回家睡觉去了。

我让张小水别急,最后一只香烧完就可以走了,就在我准备帮他一起烧的时候,我的心中忽然生出一股强烈的冲动,耳边不断的传来吱,吱的老鼠尖叫的声音。

火尾鼠有反应了,也就是说,附近出现蛊虫了。

这个时间点,出现在这里,只怕是来者不善。

“小水哥,你继续烧一会黄纸,我去门口看看毛奶奶有没有回来的迹象。”

张小水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,做了一个OK的手势,一边坐在小板凳上烧黄纸,一边掏出手机玩起了开心消消乐。

我深深的呼了一口气,一脚踏出周村长家门,这时火尾鼠的反应越来越强烈,它开始指引着我往东边走。

东边是周村长家的柴房,里面黑灯瞎火的,难不成真的藏着蛊虫。

我缓缓的摸到柴房门口,火尾鼠的叫声越来越响,仿佛里面藏着什么山珍海味一般。

我抓住柴房的门把手,使劲一拉,打开大灯之后,我看到了让我头皮发麻的一幕。

虫子,真的有好多虫子,跟我在青铜棺材里见过的一模一样的黄色虫子。

柴房的地面有个洞口,那些虫子就是从洞口里涌出来的,密密麻麻的堆成了一座小山。

我被这些虫子给恶心到了,往后退了几步,谁知道我的喉咙里却传来咕噜,咕噜的声音,我还没反应的过来,嘴巴里就传来一阵热浪。

我急忙张开嘴巴,一只火红色的小玩意就跳了出来,正是爷爷送给我的火尾鼠。

火尾鼠发出兴奋的叫声,落入虫堆之中,以秋风扫落叶之势席卷着地面的蛊虫。

黄色蛊虫如临大敌,没头苍蝇一般的到处乱窜,火尾鼠以极快的速度绕着地面转圈。

不到五分钟的功夫,原本密密麻麻的蛊虫就被吃的干干净净,只留下一只肚皮圆滚滚的肥老鼠,得意洋洋的朝着洞穴尖叫。

我真的没想到,那么多蛊虫竟然分分钟就被火尾鼠吃光,这小家伙只有拇指般大小,胃口大的很。

火尾鼠吃饱喝足之后,晃悠悠的跳到我的鼻头,小尾巴左右摆动了两下,分明就是让我张开嘴巴的意思。

如果可能的话,我真不愿意张开嘴,火尾鼠本身就臭的要死,刚才又吃了那么多蛊虫,万一在我身体里肚子疼怎么办,真是怎么想都觉得恶心。

可惜我的小命现在全靠火尾鼠维系,如果没有它的压制,龙凤蛊会让我死的很难看。

我凑近地面的洞口,简单的查看了一下,食指粗细,也不知道有多深。

张小水偷了龙凤金锁,导致我们被蛊虫感染,但是周村长又是怎么回事,蛊虫为什么会找到他家里来了。

如果不是火尾鼠感应到蛊虫,只怕周村长一家今晚就会被吃的干干净净,难道他也从棺材里带回了什么东西。

我总觉得这件事没那么简单,我打算找周村长问一问。

重新回到大厅之后,我刚准备敲周村长的门,却发现张小水不见了。

不止是张小水不见了,两只蜡烛和火盆里的火全都熄灭了,贡台上最后一只香也灭了。

什么情况,我只是去了柴房一小会,大堂里怎么就出状况了。

我连忙给张小水打了一个电话,谁知道他的手机却在贡台下面响了起来。

这家伙搞什么鬼呢,怎么躲到贡台下面去了。

我走到贡台旁,一把掀开黑布。

张小水歪斜着脑袋,蜷缩着身子,一脸诡异的表情,尤其是那双眼睛,绿油油的,看的我倒吸一口凉气。

此时此刻,张小水的神情动作像极了老婆婆,我暗道一声不好,轻轻的喊了一下他的名字,谁知张小水却朝我扑了过来,嘴里还发出极其诡异的笑声。

“桀,桀,桀!”

我的鸡皮疙瘩一瞬间就窜了出来,毛奶奶真的回来了,她还上了张小水的身。

张小水力气很大,他坐在我身上,双手死死卡住我的脖子,我快被他卡的喘不过气来。

就在这时,我想起爷爷教我的道家辟邪咒,我不知道会不会对张小水造成伤害,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,直接就念了起来。

“人来隔重纸,鬼来隔座山,千邪弄不出,万邪弄不开,急急如律今!”

我不知道爷爷教的辟邪咒有没有用,如果没用的话,那我今晚就要翘辫子了。

我拼尽全力的念了三遍之后,竟然真的有效,张小水忽然站了起来,张牙舞爪的原地转了十多圈,随后两眼翻白,重重的倒了下去。

挣脱了张小水的束缚,我重重的喘着气,左右看了两圈,并没有发生任何异常的事,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毛奶奶可能被我送走了。

大约五分钟之后,张小水慢悠悠的醒过来,我把刚才的事说了一遍,向来胆大的他吓的脸色惨白,一秒钟都不肯多待,拉着我就要回家。

看看时间确实挺晚了,我打算明天在来问周村长,便敲了一下他的房门,跟他说法事做好了,我们要回去休息了。

我说了两遍,周村长一点反应都没,我估计他可能睡着了,便关上他家的大门回去了。

回家之后,我洗了个热水澡,看看时间已经凌晨4点,爷爷居然还没回来。

我原本是想等爷爷回来在睡觉的,可实在架不住瞌睡虫的侵袭,倒在床上就睡着了。

我感觉我睡的挺香的,但是总感觉有一股寒气吹在我脸上,我缓缓的睁开眼睛,居然又看见那个穿着大红嫁衣的小女孩站在床头。

我下意识的吞了一下口水,全身一个劲的冒着寒气,我说:“你,你到底是人是鬼。”

小女孩依然一副楚楚可怜的表情,一个劲的说:“帮帮我,大哥哥,帮帮我。”

“帮你,我到底要怎么帮你,总不至于把你的干尸偷回来埋了吧。”

小女孩摇了摇头,指了指床头,身影开始变得越来越淡,很快就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我顺着小女孩所指的方向看去,看到的竟然是凤锁。

我努力的晃了晃脑袋,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,爷爷跟我说过,他没有感应到家里有鬼,所以说,我刚才看到的一定是幻觉。

难道说,是那枚凤锁让我看到了幻觉,那也太邪门了吧。

我把凤锁放在手心把玩了一阵,甚至念了辟邪咒,却是一点反应都没有。

我一直等到凌晨5点10分,依然没有等到爷爷回来,然后我又稀里糊涂的就睡着了,等我醒来的时候,已经是第二天早上8点45分。

起床之后,我先去爷爷房间看了一眼,爷爷依然没回来,就在我有些纳闷的时候,门外却传来咚,咚,的敲门声。

我以为是爷爷回来了,连忙打开房门,外面站着的却是村委会的会计刘姐。

“罗平,你,你爷爷在不在家,周村长家出大事了。”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