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章 传蛊_天命蛊师在线阅读

第四章 传蛊

2017-11-26更新

爷爷铁青着脸,他简单的看了一下张小水的情况,开了一副汤药,说是服下去就可以了,还说等张小水醒了以后,最好不要出去吹风。

张小水喝下爷爷开的药,状态稳定了不少,昏沉沉的睡过去了。

爷爷把我带回家,让我把凤锁拿出来给他看。

我把凤锁交给爷爷,问道:“爷爷,小水哥是不是没事了,你可真有本事,一碗汤药就能治好他。”

爷爷没有说话,而是皱着眉头不停的看着凤锁。

“罗平,青铜棺材真是从毛家老宅的台门里掉出来的?”

“是啊,我亲眼看见的,小水哥第一个开馆的,当时就看到好多虫子冒出来。”

“哎,你们两个,做事怎么可以如此鲁莽,青铜龙凤棺也是你们能开的,竟然还把龙凤金锁给偷出来,真是作孽呀。”

我怕爷爷生气,就说我一会就把龙凤金锁交给政府工作人员,这东西我不要了。

“晚了,今晚我去看看青铜龙凤棺,你给我老实待在家里等我回来。”

“爷爷,你去看棺材干什么,你也弄一碗汤药给我喝吧,我怕肚子里还有虫子。”

“罗平,不是我吓唬你,张小水拿的是龙锁,一碗汤药就能保他平安,但你拿的是凤锁,已经半只脚踏进棺材里了,一碗汤药可救不了你的命。”

爷爷怕我听不明白,又详细的给我解释了一下。

他说龙凤青铜棺是用来镇邪的,不管里面的小女孩是什么人,她死前肯定怨气冲天,所以才会用龙凤棺来镇她的怨气。

还有那一对龙凤金锁是用来锁魂的,大锁套着小锁,如果尸体是男,龙锁埋魂,如果尸体是女,那就是凤锁埋魂。

爷爷还说,他觉得那具女童干尸不简单,那些小虫子是蛊虫,不是墓虫,所以他才要去亲眼看一看。

爷爷懂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,而且他从来都不会信口开河,被他这么一说,我顿时也紧张起来,后悔拿了棺材里的凤锁。

爷爷是傍晚走的,这期间我去看了一下张小水,他依然在熟睡,但是气色好了很多。

我一晚上都在等爷爷回来,大约凌晨一点,爷爷才急匆匆的跑回来,不过他的脸色很难看,嘴角隐约还有一丝血迹。

我问爷爷出什么事了,爷爷一脸严肃的看着我,他问我怕不怕疼。

我摇了摇头,我说只要爷爷在我身边,我什么都不怕。

爷爷说了一声好,从后院抓了一只大公鸡,让我带上铁铲、黄纸、蜡烛、香烛和糯米,跟他一起去村北边的坟地。

到了坟地之后,爷爷来回捏着手指算了一会,示意我站到毛奶奶的坟前。

我问爷爷这是干什么呢,爷爷让我别急,他说毛家老宅下面挖出了一个小型古墓,现在已经被市里的考古队接管了,他偷偷查看了女童的干尸,发现她是一具怨气冲天的蛊人。

“爷爷,什么是蛊人?”

“哎,蛊人的事以后再说吧,我怀疑你中了一种很厉害的蛊,叫做子母龙凤蛊,我也拿它没办法,只有把我的本源蛊虫送给你试试,或许能暂时把它压制住。”

我问爷爷本源蛊虫是什么东西,爷爷说不急,他让我先把毛奶奶的棺材给挖出来。

“爷爷,你说什么,你让我现在挖毛奶奶的坟,这也太不吉利吧。”

“罗平,阿慧新死不久,尸身还未腐烂,棺材里阴气很重,而你又是天生的纯阴之体,有了这道阴气加持,接受本源蛊虫的时候才能保你高枕无忧。”

我还是有些不太明白,阴气和本源蛊虫有什么关系,但是爷爷不肯多说,只是一个劲的催我快点挖坟。

让我大半夜的挖毛奶奶的坟,我打心眼里是不乐意的,但是爷爷说我要是不挖,就只能等死,到时候龙凤蛊发作,神仙下凡都救不了我。

爷爷很少这么严肃的跟我说话,为了我的小命着想,我只能在毛奶奶的坟前拜了两下,然后一铲一铲的把毛奶奶的棺材挖了出来。

挖出棺材之后,爷爷跳了下去,他把棺盖打开,还把毛奶奶的尸体从棺材里抱了出来。

毛奶奶看上去很安详,除了散发出一点怪味之外,并没有任何开始腐烂的迹象。

“阿慧,罗平是我孙子,如果这事不是你的本意,那你就借点阴气给他,保佑他平安的渡过这一劫,也不枉我们,”

爷爷最后几个字说的很轻,我没有听清楚,但是从他的表情动作来看,和毛奶奶的关系似乎还真没那么简单。

“爷爷,你和毛奶奶到底什么关系,你为什么会让我替她送终,外面人都说……”

爷爷老脸一红,板着脸说:“放屁,你小子怎么也信这些风言风语,赶紧躺进去,过了阴时,效果可就没那么好了。”

什么情况,我没听错吧,爷爷竟然让我躺到棺材里去,那可是毛奶奶用过的棺材,我才不想躺进去。

我一个劲的摇头,表示我不进棺材,谁知道爷爷根本就不管我愿不愿意,他一把抓住我的衣领,把我丢到棺材里去了。

棺材里的寒气很重,混杂着一股说不出来的怪味,我被呛的受不了,重重的咳了起来。

“罗平,躺好别动,我要开始施法了,一会忍着点。”

事已至此,我心里就算有一百个不愿意,也只能在棺材里躺好,还好爷爷没让我跟毛奶奶躺一起,不然我真的接受不了。

爷爷看我躺好了,忽然抓起带来的大公鸡,一下就扯断它的脖子,把鸡血滴的我全身都是,整个棺材里全都弥漫着血腥味。

我问爷爷滴鸡血干什么,爷爷说这是引路用的,让我只管躺好就行了。

滴好鸡血之后,爷爷又点了香烛和蜡烛,还在我面前烧起了黄纸,一边烧,一边喊着让毛奶奶借一点阴气给我。

没一会功夫,爷爷就把黄纸烧完,他又抓起糯米顺着鸡血撒满我全身,还示意我含一把沾血的糯米在嘴里。

对于这种重口味的行为,我本能是抗拒的,但是爷爷狠狠的瞪了我一眼,我只能一脸委屈的把血糯米含在嘴里。

那滋味,真他娘的酸爽。

忙完了这一切,爷爷让我闭上眼睛,说是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要睁开眼睛,放松心情就可以了。

我顺从的闭上眼睛,还没过多久,就听到砰的一声,好像是棺盖合起来的声音。

我连忙睁开眼睛,看到棺盖真的被合起来了,我心里有点儿急了,连忙伸手去推,却发现棺盖竟然纹丝不动,仿佛被钉死一般。

“吱,吱,吱”。

就在这时,我先是听到疑似老鼠的声音,然后看到脚头出现一道火红色的身影,瞬间就点亮了整个棺材。

火红色的身影还真是一只老鼠,拇指大小,通体火红色,它一边发出叫声,一边不断的吞噬着我身上的血糯米。

我不知道这只小老鼠是什么来头,但是我却知道情况有点儿不对劲,小老鼠似乎很喜欢吃血糯米,我嘴里还含着一大把呢,那它岂不是要钻进我嘴里。

不管这老鼠是不是爷爷的本源蛊虫,我都不想让它钻进我嘴里,我连忙呸了两下,试图把混合在嘴里的血糯米吐了出来,然而血糯米沾过口水,我怎么吐都吐不干净。

就在这关键时刻,棺材里的寒气忽然加重,我全身不由自主的哆嗦起来,竟然还打了一个喷嚏。

“阿切!”

这个喷嚏一打,我顿时就感觉不妙,一个滑不溜秋的东西顺势钻进我嘴里,整个棺材里一下子就暗了下来。

卧槽,那只老鼠真的钻进我嘴里了,还在我身体里不停的奔跑。

片刻之后,先是胸口传来一阵剧痛,然后痛感蔓延到全身,我感觉自己半边冒着寒气,半边冒着热气,一会像是被刀割一般,一会又像是被撕裂,半条命都快要没了。

我痛的哇哇大叫,拼命的敲打棺盖,让爷爷赶紧把我放出去,谁知道棺盖没打开,我却听到爷爷开始念奇怪的咒文。

爷爷每念一句,体内的老鼠就发出一声尖叫,而我却是喉头一甜,一口淤血涌了上来。

仅仅是念了三句,我感觉我全身的骨头都要散架了,我实在是受不了,我求爷爷别念了,我说我已经不行了。

爷爷让我在坚持一下,他说那只老鼠就是他的本源蛊虫,叫火尾鼠,还说马上就要成功了,不想当孬种的就忍着。

真是日了狗了,我当然不想当孬种,只好咬着牙坚持了一分钟,就在我实在是扛不住的时候,爷爷总算是停止念咒,我全身的痛楚也开始慢慢减轻。

又过了片刻,我的痛楚全部消失,要不是全身都被汗水浸湿,我真不敢相信我吞了一只活蹦乱跳的老鼠。

棺盖很快就被打开,我刚想责怪爷爷两句,却看他的脸色变得极其惨白,整个人给我一种摇摇欲坠的感觉。

我问爷爷怎么了,他重重的咳了两声,咳的满手都是血迹,他说没事,这是把火尾鼠送给我之后的正常反应,还让我把毛奶奶重新埋回去。

回到家之后,我把爷爷安顿好,他说他太累了,需要好好的休息一会,让我也早点休息,明天在和我讲火尾鼠的事。

晚上的经历实在是太离奇了,我也被折腾的够呛,回到房间就睡着了。

天亮之后,爷爷说他还是有点累,让我弄点白粥,我才刚走出房门,许婶又来了,她一脸慌乱的表情,说张小水出事了。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