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章 青铜棺材_天命蛊师在线阅读

第三章 青铜棺材

2017-11-26更新

爷爷的表情很严肃,他当着围观村民的面说湖门村是一块风水宝地,毛家老宅刚好卡在湖门村的咽喉上,一旦被拆,湖门村的灵气就会宣泄一空,变成一片不毛之地。

周村长冷笑了几声,他让爷爷不要妖言惑众传播封建迷信思想,这次政府同意征地拆迁,就是为了让村民过好日子。

西边这块地会建一家药厂,不仅每家每户可以得到20万的赔偿金,以后还会提供相当不错的工作岗位。

毛奶奶生前没有留下遗嘱,但是她现在死了,又是五保户,村委会有权处置老宅。

爷爷说他不是不让拆,就算要拆,也要等他改了毛家老宅的风水局,在等七七四十九天之后,才可以动工拆迁。

周村长说时间不等人,这个月拆不完,新辉药业就不要这块地了,他们会去其他村建厂。

围观的村民开始议论纷纷,有人说我爷爷不要脸,八成和毛奶奶有一腿,所以想保住老宅,还有人说我爷爷就喜欢搞封建迷信那一套,让我爷爷赶紧滚蛋,不要阻碍大家发财。

爷爷听到这些人的话,气的脸色发青,眼看着就要发作,周村长示意村委会的人一拥而上,愣是把我爷爷给架走了。

我想要跟着一起去,张小水却拉住我,他说村委会的人不会为难我爷爷的,而且我爷爷正在气头上,让他冷静一会,我们继续看拆迁。

在周村长的指挥下,拆迁工作继续进行,毛奶奶的老宅很快就被拆的七零八落,但是在拆台门的时候却发生了一件怪事,挖掘机连砸了三下,台门竟然纹丝不动。

后来拆迁队改变策略,先敲侧面的墙体,结果从台门上掉下来一口青铜棺材。

棺材不大,也就能装个小孩,棺盖被砸的有点变形,侧面有精美的龙凤雕花图案。

拆迁队的人看到挖出棺材,一个个退的远远的,说太娘的邪门了,没人肯继续动手,周村长只能让他们暂时停工,跑到一旁打电话去了。

我也觉得这事挺邪门的,毛奶奶寡居,家里竟然还藏着一口青铜棺材,我问张小水怎么看,没想到他竟然一个人跑到棺材旁边去了。

我知道张小水天生胆子大,但没想到他竟然胆大到一个人去开馆。

“卧槽,罗平,快来看,棺材里是个小女孩的干尸。”

听到棺材里只有一具干尸,拆迁队和村民都沸腾起来了,一股脑的又全都涌了过去。

我跟着人群靠过去,看到棺材里躺的是一具穿着大红嫁衣的小女孩,大约七八岁的模样,尸体已经风干,没有任何陪葬品。

我说:“小水哥,你胆儿也太肥了吧,这都敢开棺。”

“朗朗乾坤,怕个卵,走吧,一具破干尸而已没什么好看的。”

张小水一边说,一边使劲的拉我衣服。

我和张小水从小一起长大的,他抖抖屁股我就知道他要拉什么屎,分明就是有话要说。

我们前脚刚走,不知道谁喊了一声:“好多虫子!”。

我回头看了一眼,数不清的黄色小虫如同潮水般从棺材里涌出来,密密麻麻的,非常渗人,围观的人群全都吓的后退三尺。

这些黄色虫子爬出棺材,一股脑的钻进地面,很快就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这一幕实在是太震撼了,我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虫子。

我问张小水刚才开棺的时候有没有看到虫子,张小水却让我别管那么多,先去他家在说。

等我们回到他房间之后,这家伙竟然直接把房门给反锁了起来。

“罗平,发财了,这回发财了。”

“小水哥,大白天的,做什么白日梦呢,拆迁款还没到手,发什么财。”

张小水露出一脸坏笑,在口袋里摸了一阵,拿出一大一小两个很精致的金锁出来。

“罗平,别说做哥哥的不照顾你,让你先选。”

我拿起金锁仔细看了两眼,很精致,大的上面刻着龙,小的上面刻着凤,栩栩如生,活灵活现,一看就价值不菲。

“小水哥,这玩意该不会是从棺材里拿出来的吧,我怎么没看到你下手。”

“笑话,我玉面千手小白龙的外号岂是浪得虚名,要是让你看见了,我还怎么出去混。”

张小水从小就有小偷小摸的习惯,我说过他很多次,可他就是不改,反而以此为荣。

我把金锁还给张小水,我说这东西太邪门,是从棺材里拿出来的,我不要,就算没问题,那也是文物,必须要上交给国家。

张小水呸了一声,说交个卵,谁拿到就是谁的,还说如果我不拿,就不当是他是兄弟,非要塞一个给我,我被缠的没办法只能拿了小的凤锁。

回家之后,爷爷依然在生气,我也没敢说凤锁的事,只是让爷爷别生气,犯不着和村里的人一般计较。

爷爷问我拆了没有,我说现在应该全部拆掉了,爷爷叹了口气,说再也不多管闲事了。

晚上睡觉的时候,我翻来覆去的睡不着,心里总想着青铜棺材里的小女孩干尸,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,周村长有没有把干尸运走,万一被人发现我们拿了金锁,会不会有警察过来找我麻烦。

想着,想着,我稀里糊涂的睡着了。

我不知道我睡了多久,总之我是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给吵醒的,我睡眼惺忪的跑去开门,外面站着的居然是许婶,一脸焦急的表情。

许婶一看到我,开口就问我爷爷在不在家,她说张小水出事了,发高烧,说了一夜胡话。

不会吧,昨天张小水还好好的呢,怎么忽然就发高烧了。

爷爷这时候也起来了,他听说张小水病了,拿起药箱就要过去看看。

我和爷爷走进张烨房间的时候,他正背对着我们,软绵绵的躺在床上。

我焦急的靠过去,问道:“小水哥,你这是怎么了,哪里不舒服。”

张小水没有回话,但是身子却轻微的颤抖起来,我感觉有点儿不对劲,连忙把他的身子翻了过来,只见他精神萎靡,目光呆滞,口角歪斜,脸色发青。

“小水哥,你怎么了,你倒是说句话呀。”

“走开,好多虫子,走开,不要过来!”

“啊!”

张小水发出一声惨叫,许婶和张叔特别的紧张,一个劲的问爷爷怎么会这样。

就在这时,张小水的身子再次剧烈的颤抖起来,他状若疯癫,不停的用脑袋装撞床头,嘴角开始流出恶心的绿色粘液。

我和张叔废了好大的力气才把他按住,谁知道他嘴巴一张,哇的一声,吐出一地混着粘液的血水,更让我惊恐的是,血水里竟然还有上百只密密麻麻的蠕动着的黄色小虫。

看着满地乱爬的虫子,我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。

出事了,肯定出事了。

我心里慌了,我连忙把爷爷拉到一旁,小声的把昨天发生的事情都说了一遍,包括张小水偷偷拿了金锁,还分了一个凤锁给我的事。

爷爷听了脸色一变,拿出银针戳破自己的手指,然后又把银针戳进我的眉心。

我问爷爷这是干什么呢,爷爷让我别乱动,他说还要在我身上戳十一根银针。

等到爷爷把十一根银针全部戳进去之后,他大喝一声,重重的在我后背拍了一下,我感到胸口一阵难受,嘴巴一张,稀里哗啦的就吐了出来。

我吐出来的东西很恶心,基本都是昨天晚上的饭菜,但让我全身毛骨悚然的是,这些恶心的呕吐物里,竟然混合着一种长着翅膀的灰色小虫。

数量不是很多,大约十几只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,为什么我也会吐出虫子。

“罗平,你们两个闯大祸了!”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