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 守灵夜_天命蛊师在线阅读

第一章 守灵夜

2017-11-26更新

我叫罗平,老家在大王乡湖门村,村子不算太偏僻,但是村里的人却依旧封建迷信,所以我们村里还保留着很多传统的老规矩,尤其是丧葬这一块,至今还是实行土葬。

说起土葬,前几天我爷爷去毛奶奶家窜门,发现她竟然猝死在床上,消息传出去之后,村里人全都炸开了锅。

毛奶奶早些时候是从黔东南搬到我们这里来的,年轻的时候克夫克子后就不怎么跟村里人来往,爷爷看她年纪大,孤苦无依,又经常生病,他会些中医偏方,又懂看相和风水,就经常去探望,不然连毛奶奶孤老猝死都没人知晓。

毛奶奶去世后,村委会出头打算给她办一个隆重的葬礼,经费刚好可以用毛奶奶生前留下的老宅抵扣,等过阵子村里拆迁拿到补偿款在还给村委会。

爷爷起初是不同意的,他说毛奶奶的宅子虽然坐北朝南,但是四周都有竹林抵挡,终年不见阳光,阴森潮湿,风水格局不好,要是拆了,肯定会坏事,如果真要操办丧事聊表心意,还是由村委会出面,他负责做场法事,一切从简就行了。

但是周村长说就算毛奶奶的丧事从简,老宅最终也要归村委,既然这样,还不如办得风风光光的,以免落人口舌,等过阵子拆迁的时候,他会先找爷爷来看下风水。

爷爷想了想,最终还是同意了,决定按照传统规矩风风光光的给毛奶奶操办一场丧事,一来是可以让毛奶奶入土为安,二来是由他操持的话,村里的平静还可以维持下去。

奇怪的是爷爷主持的丧事,居然让我以孙子的名义给毛奶奶披麻戴孝,跪在灵堂前哭丧。

我从小爷爷就不准我靠近毛奶奶的老宅,甚至不准我和毛奶奶说话,他总说小孩子别总去毛奶奶那玩,对自己不好。

现在毛奶奶死了,爷爷竟然让我披麻戴孝,我心里自然是一百个不乐意,好在发小张小水愿意陪着我,同样以孙子的名义给毛奶奶披麻戴孝。

张小水这个人天生胆大,从小就会演戏,眼泪说来就来,哭的那叫一个伤心,在他的感染下,我好不容易才挤出几滴眼泪。

按照我们这的传统,年迈的人死了,那一定要办喜丧,尤其是毛奶奶这种年纪的人,必须是越热闹越好,只有年轻力壮突然暴毙的人死了,才会草草埋了了事。

爷爷在毛奶奶老宅门前搭了个大戏台,找来吹唢呐的,唱河北梆子的,还有几个耍把势的,这些人轮流上场,气氛热闹的很,尤其是周边村子里的村民听到我们这里办喜丧,一个个全都跑过来看热闹,弄得台上台下全是人。

毛奶奶的灵棚搭在院子里,正位摆着遗像和灵位,供奉着五谷、窝窝头、水果、白糕、黄酒、香烟,两盏长明灯更是一左一右的燃烧着。

爷爷让我站在灵位旁边,往香炉里点三炷香,必须时刻盯着,只要香一灭,立即在上三炷香上去,他还让张小水跪在灵堂前烧黄纸,凡是有人来看毛奶奶,就让他发一叠黄纸,让来访的村民一起烧。

这些琐碎的事情一直持续到夜里九点,凑热闹的村民全都一哄而散,就连周村长都借口说媳妇肚子疼,早早的就开溜了,只剩下我和张小水还有爷爷守夜。

等院里人都走光后,爷爷说守夜的时候要看着点,千万别让野猫野狗在灵棚里乱窜。

我们这里是乡下,家家户户都有养猫狗,流浪的猫狗更是不计其数。

我问爷爷万一真有猫狗进来怎么办,爷爷笑了下,说要是真的有猫狗进来,那就可怕咯。

爷爷说的阴阳怪气的,我猜应该是担心尸变吧。

现在只有我和张小水在这里守着,我还真怕会出点什么意外。

张小水似乎看穿了我,跟我说:“罗平,你怕个蛋,有我在这,别说是猫狗,就算是一只苍蝇都飞进不来,放心吧,有我看着,一会你要是困了,就去屋里睡一会。”

“小水哥,我不是怕,我就是随便问问。”

就在这时,爷爷忽然喊了一声,似乎是有一样东西忘记烧给毛奶奶了,必须得回去拿一下,等到爷爷走远之后,张小水却忽然一脸坏笑的看着我。

“罗平,外面都说你爷爷和毛奶奶有一腿,我以前还不信,现在看到他这么尽心尽力,看来还真有那么回事。”

“我呸,小水哥,我爷爷就是看毛奶奶孤苦无依,照顾一下而已。”

“哎呦,那为什么毛奶奶不要村委会照顾,这里面是不是有猫腻,怕是只有你爷爷自己心里才清楚喽。”

张小水一边说,一边笑嘻嘻的看着我,我刚想反击他两句,却听到了很奇怪的声音。

呜,呜,呜。

这个声音很细,有点儿像是婴儿哭泣的声音,我连忙问张小水听到没有,他顿时警惕起来,说这是猫叫的声音。

我朝着四周不停的扫视,很快就看到台门顶上不知道何时站了一只黑猫,一双绿油油的眼睛正死死的盯着我们。

我问张小水这是谁家的猫,他说他也没有见过,而且我们村猫本来就少,黑猫更是从来都没有见过。

爷爷交代过,绝对不能让猫狗在灵堂里乱窜,所以我和张小水商量了一下,准备把这只黑猫给吓走。

我从地上捡了几块碎石头,张小水从旁边拿了一把扫帚,喊了一,二,三之后,我猛地把手中的石头全部丢向黑猫。

“喵,喵!”

黑猫发出诡异的叫喊声,身手矫健的从台门跳下,迅速的朝我们奔了过来。

张小水大喊一声,举起扫帚就朝黑猫扫了过去,谁知黑猫实在是太灵活了,竟然从他胯下钻了过去,随即迅速的跳上毛奶奶的棺材,叼起放在台面上的白糕。

张小水提着扫追了过去,我也在一旁呐喊助威,黑猫慌不择路的到处乱窜,最终被我们给赶到大门外去了。

赶走黑猫之后,张小水丢下扫帚,一个劲的夸自己神功盖世,还说区区黑猫算个屁。

我想起爷爷的话,让张小水去看看毛奶奶,他笑话我胆子小,当真一个人跑过去看。

“罗平,你爷爷忽悠你呢,还说什么猫狗乱窜会引起怪事,纯粹就是吓唬小孩子的阿。”

我连忙走向毛奶奶的棺材,探头朝里面看去。

毛奶奶依然一动不动的,但是一双眼睛却瞪得大大的,看的我头皮一阵发麻,背脊不断的冒着寒气。

“小水哥,毛奶奶怎么开眼了。”

张小水啊了一声,低头看了一眼,说道:“卧槽,真的开眼了,别怕,我把它合上。”

张小水的胆子就是肥,这要是搁我身上,我是绝对不会去合毛奶奶的眼睛。

“卧槽,什么情况,怎么合不上去。”

张小水连续试了十多次,始终没办法把毛奶奶的眼睛合上,我看的是大气都不敢喘一口,生怕毛奶奶忽然从棺材里坐起来。

然而怕什么就来什么,我的脑海中才起了这个念头,毛奶奶真的笔直的坐了起来,一双眼睛好死不死的跟我来了一个对视。

我被吓的往后退了两步,一头撞到了什么人。

“我才走了这么一会,你们两个就给我惹事!”

爷爷回来的可真是时候,他一个箭步走毛奶奶身旁,一指戳中她的眉心。

“人走阳道,鬼走阴路,阿慧,你若是有冤情,我自会还你一个公道,莫要找这两个后生的麻烦,你就安心的去吧。”爷爷说完之后,毛奶奶的身子就倒了下去。

我和张小水慢慢的靠过去,爷爷轻轻的一合,毛奶奶的眼睛就合上了。

爷爷问我刚才到底出什么事了,我说灵堂来了一只黑猫,被我和张小水赶走了。

爷爷微微皱了一下眉头,他说他知道了,还让我和张小水去屋里休息,明天一大早就得给毛奶奶出殡,不然后面肯定要出大事。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