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五章 开馆抽血_天命蛊师在线阅读

第十五章 开馆抽血

2017-11-30更新

爷爷似乎知道些什么,但是他却什么都不肯说,我闲的无聊,只能一个人回到房间里翻看起罗氏九篇。

我之前都是跳着看的,并没有从头看起,直到现在才有时间看开头的内容。

我手头的这本是重新修订过的,里面全都是繁体字,开篇的第一句话就是,罗氏九篇,冠绝天下。

第二页是一篇序言,里面把罗氏九篇夸的上天下地,无所不能,署名的竟然还是李淳风。

我知道李淳风这个人,据说他和袁天罡都是唐朝时期的大相师,懂得风水堪舆之术,最出名的事情就是合著了一本叫《推背图》的预言奇书。

这本书多次被证明预言神准,绝对不是后人杜撰出来的产物。

李淳风竟然为罗氏九篇作序,足以证明我们罗家的祖先也是当时的奇人。

开书的第一篇就是医篇,里面介绍了各式各样的中草药和它的药理作用,还有很多疑难杂症的处理方法。

这些病例大多用一个个短小的故事来展现,我正看的津津有味呢,床头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,来电显示是高强打来的。

“喂,高副队长,怎么这么快就给我打电话了。”

“罗平,你绝对想不到,瓶子里装的到底是什么。”

我让高强不要卖关子,他呵呵的笑了两声,不但不肯告诉我,还约我一会在村口的公交站台碰头,然后就挂断了电话。

奇怪,高强到底想干什么呢,他约我肯定有重要的事要谈,我猜十有八九和毛奶奶有关,否则他不会搞的这么神神秘秘的。

其实对于我来说,我还是比较支持高强的,爷爷检查不出问题,不代表现代的技术也检查不出,时代不断的变迁,爷爷那些守旧东西,总有跟不上的时候。

我推开房门走了出去,爷爷正在打电话,他的表情很严肃,眉头皱的飞起。

“爷爷,我去超市买点儿东西。”

爷爷看到我出来,连忙用手捂住话筒,似乎有点儿紧张的模样。

“好,别乱跑。”

爷爷几乎没有朋友,连手机都没有,所以我挺想知道爷爷在给谁打电话,不过按照爷爷的性格,除非他主动告诉我,否则我是永远不会知道了。

就好比我父母的事,从小到大我不知道问了多少次,爷爷只会说当年出了重大车祸,我父母和奶奶都死了,只留下我和爷爷相依为命,是他一把屎一把尿的把我拉扯大。

不管我问爷爷任何问题,他一句话也不肯多说,问的多了,他还会发火。

我长这么大,居然连我父母的名字都不知道,有时候我甚至会怀疑,我到底是不是爷爷抱养回来的。

我一溜小跑去了村口的公交站台,等了大约5分钟,总算看到一辆汽车缓缓的驶过来,强光闪的我眼睛都睁不开。

“罗平,对不起,让你久等了,我去接了个人,稍微耽搁了一会。”

接人,难道高强不是一个人来的?

我还在想高强到底带了谁过来,副驾驶的车门就被人打开,从里面下来一个穿着白大褂的漂亮女孩,盘着头发,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,身材足以傲视群雄。

女孩看上去和我差不多年纪,手里拿着工具箱,下身穿着破洞的牛仔裤,脚上是一双白色运动鞋,胸口还挂着工作牌,写着高蕾。

高蕾挺大方的,很礼貌的伸手道:“你好,我叫高蕾。”

“罗平,她是我妹妹,市法医中心的,具体情况让她跟你说吧。”

我跟高蕾握了一下手,软绵绵的,很舒服,我还想多感受一会,她就把手抽了回去。

高蕾拿出一份鉴定报告,她说高强给她化验的液体里有奎尼丁的成份。

这种药物通常是用来治疗心律失常的,如果血液中的药物浓度过高,就会出现心动过速,从而导致心肌梗塞突然死亡,医学上称之为奎尼丁晕厥。

毛奶奶是典型的猝死,如果在她的血液中检测出奎尼丁的成份,就可以证明这个结论。

我问高蕾接下来怎么办,她说很简单,只要开棺抽血就行。

村北的集体墓地离的不远,我让高强兄妹跟着我走,大约走了三分钟,高强跑到一旁打电话去了,示意我和高蕾先过去。

我对高蕾的第一印象挺好的,她给我的感觉就是那种很文静,很大方的女孩,脱下白大褂之后,绝对是秒杀四方的气质女神。

我想不明白,这么漂亮的女孩,为什么会选择当法医。

我一边走,一边问道:“高法医,你年纪这么轻,为什么会想到当法医,你看到尸体时会不会害怕”

高蕾愣了一下,她回头看了一眼,突然呸了一声,说道:“屁类,我才不想当法医,都是我哥那傻叉给逼的,那些尸体别提有多恶心了,昨天还解剖了一具被撞成两截的,肠子都它奶奶的给压烂掉了。”

高蕾一开口,把我给吓了一跳,哪里还有半分气质美女的形象,完全就是一个女汉子嘛。

我尴尬的笑了一下,问道:“高法医,从事什么工作是你的自由,高副队长为什么要逼你当法医,你如果真的不喜欢,完全可以拒绝他的。”

“你不懂,我们家是警察世家,我爸死的早,我哥从小就给我洗脑,说将来一定要当警察,否则老爸会死不瞑目,我从小就对学医感兴趣,选来选去,就只能当法医了。”

虽然高蕾讲话大大咧咧的,但是给我的感觉并不坏,我觉得这样的女孩比较容易亲近,交流起来也没什么困难。

我又仔细的打量了一番高蕾,真的挺漂亮的,就是身上有一股说不出来的怪味。

“罗平,你和我妹妹聊什么呢,聊的挺开心的,要不要我当你们的媒人,我这个妹妹人不错,目前还没有男朋友,我看你们就挺合适的。”

“哥,你说什么呢,真讨厌,人家是来工作的好不好。”

高蕾的表情说变就变,一瞬间就从女汉子变成一个娇滴滴的小美人,加快脚步朝着北边走了过去。

难怪张小水老说女人变脸比翻书还快,原来都是真的。

我们三人很快就来到毛奶奶的坟前,高强拿出铁锹,让我帮着这一起挖,大约挖了五分钟左右,毛奶奶的棺材就出现在我们眼前。

由于前几天爷爷开过一次棺,这一回我们很轻易的就把棺盖打开,毛奶奶依然很安详的躺在里面,尸体几乎没有任何变化。

高蕾蹲下身子看了一眼,伸出摸了摸毛奶奶的皮肤,还用手指弹了两下。

“罗平,毛奶奶下葬多久了?”

“昨晚刚过的头七。”

“刚过的头七?这怎么可能,你确定已经埋了好几天了?”

我说肯定不会错的,毛奶奶是我亲自落葬的。

高蕾的表情变的凝重起来,她说毛奶奶死了好几天了,皮肤不应该这么有弹性,而且她身上竟然连尸斑都没有出现,这简直就是不可思议。

我对医学不了解,既然我爷爷说毛奶奶死了,那她肯定就已经死了,至于尸体没有变化,可能是我爷爷做了什么手脚吧。

我让高蕾赶紧抽血,省的被我爷爷发现了,到时候大吵大闹的影响不好。

高蕾哦了一声,打开工具箱,拿出一根又粗又长的针筒,就在她给毛奶奶抽血的时候,我忽然听到一阵奇怪的声音。

沙,沙,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地上滑动一般。

我问高强有没有听到,他警觉的朝着西边看了过去,说声音好像是那边传过来的。

这个时候,这个地点,突然出现奇怪的声音,我的心中忽然生出一股不详的预感。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