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章 幻觉_天命蛊师在线阅读

第六章 幻觉

2017-11-26更新

我朦朦胧胧的睁开眼睛,竟然看到一个穿着大红嫁衣的小女孩站在床头看着我。

我被小女孩给彻底惊醒了,下意识的往后挪了两下。

小女孩穿的嫁衣跟昨天我在青铜棺材里看到的一模一样,唯一不同的是,眼前的小女孩除了脸色苍白一些,并没有任何风干的迹象。

我不知道这个小女孩是不是棺材里的那个,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,她不是人。

房间里的空气越来越冷,我下意识的吞了一下口水,问道:“你是谁,你想干什么。”

小女孩没有任何过份的举动,露出一副楚楚可怜的表情,让我帮帮她,连续说了三遍之后,她就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我揉了揉眼睛,连忙下床开灯,左右找了好几圈,都没有看到小女孩的踪迹。

我看了看时间,是凌晨三点,我又跑去爷爷的房间,发现他依然在熟睡。

重新回到房间之后,我翻来覆去的睡不着,我有点儿不太确定,我刚才到底是幻觉,还是真的有个小女孩在向我求救。

天亮之前,我又迷迷糊糊的睡着了,第二天是爷爷把我喊醒的。

爷爷说他想了一个晚上,还是觉得很不对劲。

小女孩已经风干了很多年,不可能继续做妖,而且他昨天检查过,小女孩并无生魂存在,只有一点残余的怨气,也已经被他破解了。

提到小女孩,我把昨晚的事说了一遍,爷爷斩钉截铁的说是我的幻觉,他就在隔壁房间,如果家里进了阴魂,他不可能察觉不到。

既然爷爷这么说,那应该不会错,我对小女孩的身份挺好奇的,我问爷爷,他知不知道小女孩到底是什么人,为什么会被人做成蛊人。

爷爷说我们这里地处南方,不是巫蛊盛行之地,按理说不应该出现蛊人,青铜龙凤棺主要是用来镇邪,镇压的应该就是棺材里的小女孩。

至于小女孩是什么人,爷爷说他也不清楚,看上去有些年头了,毛奶奶绝对不会无缘无故在台门藏棺材,湖门村这么多年相安无事,肯定是她在暗中看着,这件事他会查清楚的。

我惦记着张小水的安危,问道:“爷爷,那现在怎么办,要怎样才能救小水哥。”

“解铃还需系铃人,张小水暂时没事,但是撑不过一周,必须找到下蛊的人,只有他才能解蛊,等会我们一起去看看,问问他昨天下午干什么去了。”

爷爷表面看上去没事,但是骨子里受了重伤,我实在不忍心他到处跑动,我说:“爷爷,我一个人去问就行了,你就在家等我的消息吧。”

“行,那你去吧,对了,书看的怎么样了,有没有什么不理解的地方?”

“那本书太深奥了,只能看懂一部分,等有时间的时候慢慢看吧。”

“欲速则不达,慢慢看就对了,罗平,你体内有火尾鼠,虽然没有认主,但可以通过它施展简单的蛊术,我现在教你两句口诀,你就当入门练习吧。”

爷爷教了我一个手法,两句口诀,他说威力不大,但是惩戒普通人足够了,还让我不要滥用,否则我体内的阴阳平衡会被打破,导致火尾鼠把我烧成一堆灰烬。

我说:“爷爷,我看过蛊篇了,你为什么不跟我说实话,我要是早知道,打死都不会让你把火尾鼠给我的。”

爷爷笑了笑,他说没有什么比他的宝贝孙子更重要,让我只管放心,他还死不了。

我问爷爷要如何才能收服火尾鼠,爷爷面色一沉,他说我情况比较特殊,让我先去找张小水,火尾鼠的事以后再说。

走出家门,我一路小跑,许婶大老远的看到我,十分热情的把我拉过去。

我问张小水好点没,许婶说张小水早醒了在床上玩游戏呢,一个劲夸我爷爷是在世华佗。

什么在世华佗,我都没好意思说,张小水运气不好的话,小命就只有一周了。

我熟门熟路的上了二楼,一进门就看到张小水哼着小曲,横放着手机,双手飞快的按着屏幕,应该是在打王者农药。

我缓缓的走过去,喊道:“小水哥,恢复的不错嘛,都开始打排位赛了。”

“可不是,今天胃口特别好,早上吃了三碗粥,我妈不让我下床,只能躺床上打游戏了,你怎么样,有没有吐出什么虫子来。”

这一切只不过是假象而已,我也不敢多说什么,只能转移话题道:“小水哥,我爷爷让我问你,昨天下午你干什么去了。”

“罗平,我正要跟你说这事,太他娘的邪门了。”

张小水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堆话,我听了半天总算是听明白了。

他说他昨天中午精神就好了,他觉得吐虫子中邪的事和肯定青铜棺材有关,就一个人跑到毛家老宅去了。

等他到那边的时候,才知道老宅附近已经被市考古队的人接手了,原来台门的地方挖出了一个古墓,还有荷枪实弹的武警守卫。

张小水想找考古队的人问问情况,但是保安不让他进去,他只能打道回府,到家之后忽然觉得很困,等他再次清醒的时候,已经是今天早上8点了。

张小水对昨晚发生的事一无所知,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干过什么恐怖的事。

只是简单的一个来回,怎么可能会中鬼虫蛊,我皱了一下眉头,问张小水有么有碰到什么人,或者遇到什么特别的事。

张小水说他没遇到什么特别的事,就是在路口撞到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,瘦高个,穿着白大褂,长头发。

我张小水那人是干什么的,张小水的眉头忽然抖了二下,说那人好像是考古队的。

我对张小水很熟悉,这家伙说谎的时候就喜欢抖眉头,奇怪,他为什么要对我说谎。

该问的我都问清楚了,我让张小水好好休息,便一溜小跑回到家里,进门的时候,爷爷正一个人对着家里的祖先牌位发呆,连我进屋都没发现。

我问爷爷在干什么呢,爷爷说没什么,还问我问到什么没有。

我把张小水的话重复说了一遍,爷爷微微皱起眉头,他说张小水一定是得罪了会下蛊的人,别人才会下蛊报复他,让我现在就去考古队一趟,重点留意一下那个考古队员。

爷爷还说,会巫蛊之术的人,身上必定藏着蛊虫,而蛊虫又是火尾鼠最喜欢吃的食物,所以一旦火尾鼠生出强烈的反应,那我要找的人肯定就在附近。

爷爷让我不要害怕,我体内有火尾鼠,寻常的蛊虫对付不了我,找到下蛊的人之后赶紧回去,他会想办法和对方周旋。

我记着爷爷的话,一溜小跑去了毛家老宅,大老远的就看到那边支起了好几个帐篷,我才走到帐篷门口,就被穿着保安制服的大哥拦住了。

“站住,干什么的,这里被考古队接管了,禁止入内。”

“大哥,我是来找人的,考古队的,三十来岁,长头发,瘦高个。”

“呵呵,考古队里可没你说的人,你是想来看古墓的吧,我告诉你,里面有武警守着呢,你是没机会溜进去的。”

奇怪,那人特征挺明显的,怎么可能没有,难道张小水是胡说八道的。

“罗平,你怎么在这里,你爷爷呢,他来了没有。”

声音是从我背后传来的,很熟悉,正是周村长的声音。

我猛地转过身去,看到周村长迎面朝我走来,他身旁还跟着一个三十多岁,长头发,瘦高个的男子。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